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上海商学院行业导师,资深购物中心操盘手。
擅长于以财经视角,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观点独到,穿透力强,引领市场对行业发展的认知。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121

总访问量:10358579

瑞幸、拼多多们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图/联商网 诸振家

联商专栏:一个小蓝杯最近卷进了舆论风暴,去年拼多多上市那段时间同样引发舆论的疯狂关注。一个线上线下卖咖啡的,一个服务于五环之外的怪咖,为何接连面对外界暴风骤雨般的质疑。它们动了谁的奶酪?还是它们与生俱来就喜欢在暴风骤雨中接受洗礼?

拼多多让很多精英阶层的人发现五环之外原来还有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山寨的小米优品居然让一个家庭拥有了人生第一台电视;人均月收入2000元的家庭就比70%的人富了;14亿人的国家,只有10%的人进入现代社会……

其实不止五环外的世界超乎想象,五环内的世界里同样生存看似生猛的新穷人群体。这些人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衣着光鲜穿梭于写字楼,却靠着马云的花呗、强东的白条以及众多消费贷维持生活,90后更是以人均负债12万在刷存在感。

拼多多让众多五环外的生物以更低的价格买到比当地线下商场质量更好的产品。买得起、用得起,甚至过上城里人般的生活。

瑞幸让众多五环内的新穷人喝得起一杯有颜色的神水,还能顺便装逼刷存在感。不仅满足物质需求,同时还体验到精神享受。

面对一杯30几块的西方魔水,想想这个月的还贷档期,他们果断的抛弃星巴克,投入了瑞幸这家折后价格比奶茶便宜,逼格却远超奶茶的东方神水。他们相信汤唯是有治愈能力的,能让自己维持在五环内最后的尊严。

我是不会告诉你,瑞幸、拼多多在补贴穷人的;我也不会告诉你,中国需要补贴穷人的。

这绝不是由中国被需要决定!

镜头切换到2008年金融危机大年:工厂萧条、市场凋零,很多务工人员只能返乡种田,还有很多务工人员已经回不去了。在很多工业区游荡着这些“闲杂人员”,无业、无钱、却有生存刚需。部分就业人群一个月拿着1000块的工资,脸上充满了绝望。

2008年拍摄的影视剧最火的有什么?

《窃听风云》——以前人穷至少还有机会,现在的人穷,连机会都没有。后来都拍成系列了。

《蜗居》——人们开始对“小三”有了重新认识,甚至很多人在剧里看到了自己。

这两部影视剧在2009年彻底火了。

底层的绝望,伴随着四万亿的救市计划拉开了新的序幕。

话题切回到零售行业。

零售业底层发生着什么?

服务员并不鄙视“海藻”,甚至主动依附于权势,当然,她们能依附的权势其实只是比自己略高一些的底层人物。

年轻的保安开始进入夜场兼职。

很多人完全看不到希望,社会进阶通道被封死,阶层进入固化。

2008-2009年,中国基尼系数直逼0.5,全世界的目光都盯着中国,中国到底会不会发生什么?基尼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

贫富差距悬殊,劳工在市场毫无话语权,任人宰割,大众被边缘化,逼近死角。

原有财富阶层为富不仁,根本不愿意改革,也不愿意拿出一点点利润投入市场进行在分配,甚至利用危机加剧对社会利益的侵蚀。

零售业在那几年发生了几件标志性事件。

X公司员工帮公司实现了超常规发展,老板获取巨额利润,老板不仅不愿意兑现当初许诺,直接狡兔烹。

Y公司更狠,不仅不兑现,担心某员工走人后,还在这个行业干,直接下了区域封杀令。

在当时的环境下,对利益阶级来说,不给予利益分配才是最优选择,能不给的话,为什么要给呢?劳资关系极度恶劣。

然,劳工有得选择吗?换个老板?换个行业?还不是鸟样!

在不动到当时利益集团的利益,又要避免社会关系进一步恶化。

中国选择了货币增发+扶持电商的道路。

货币增发一方面大量流进地产板块,商业地产焕发出强大的魅力。零售人员不仅有新的就业选择,薪资也得已重估,不少零售转商业地产的劳工薪资直接倍增,传统零售从业人员受到前所未有的待见。零售劳工在商业地产开始找到更适合施展拳脚的机会。

货币增发另外一块流入电商板块,2009年电商踏入了爆发的极速跑道。电商起爆,面上看是低价,但09年之前电商就不低吗?为什么没爆?

2009年后电商承担起补贴社会的责任,这条才是真正踏入了中国需要的跑道。站在风口猪都会飞,电商主动成为承担补贴民众的那头猪。新兴互联网阶级利用底层民众收入下降以及中国需要再平衡的契机,成功打劫了利益集团的利益,对民众进行补贴,实现了社会效益和阶级利益的大丰收。

四万亿风暴帮零售从业人员打开了新的就业通道,获得更好的利益再分配,利用电商降低了生活成本。

基尼系数随后迎来了持续下跌,分配对立得以一定程度改善。一些处于底层阶级的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这一波行情实现了自己财富的积累,并提升到中产阶级的高度,甚至部分进入更高层级。

2015年中国基尼系数出现阶段性底部,2017年中国基尼系数再度飙升。高收入阶层财富增长幅度9.1%,鹤立鸡群,直接碾压各阶层。社会财富增幅最明显的媒介就是地产,富裕阶层通过地产实现超额收益;中产成为接盘侠被地产透支生活;无产者开始被大城市驱逐出境。中国随后出现诡异的消费升级还是降级的神秘讨论。

2016年底,马云提出电商已死,高举新零售大旗。

2017年,盒马鲜生开始发力,打掉中高端商品价格,为80、90装逼解困。

2018年,谊品生鲜开始发力,直补社区低收入民众。

2019年元月,《电商法》正式实施。马云早已看到这将发生的事,一个旧的体系宣告终结,新的空白体系正等待着填补。

同时,社会更多异象在颠覆认知。

2018年,中国精英阶层突然发现五环外还有一个未曾认识的生猛世界。

2018年,一杯口感一般的东方神水居然卖了8968万杯。

(作者系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联商立场,禁止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