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长期沉浸于商业零售行业,擅长于以财经的眼光透过现象分析问题,独辟蹊进,深入浅出,抽丝拨茧,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全球的视野,引入大量研究数据,使分析结果更具说服力更具可读性。本专栏为本人唯一发布平台。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18414

总访问量:5913347

泉州书城之殇:泉州没文化,还是书城没文化

联商专栏:泉州书城是泉州仅存的大型图书城,在刺桐书城、越洋书城被完爆后,泉州书城并没有受益流量的转移,反而在泉州书城挣扎之时,另外一家小书城恒润图书城被提前KO 。7月31日泉州书城场地开标,泉州书城还能不能存活将一局定江山。

2月份最后一天,泉州书城公众号发出场地即将在于2018年3月31日到期,暗示可能离场,这个平时原本不到百点点击率的公众号突然拉到3000多点,事件开始发酵。作为泉州仅存的一家大型图书城即将崩盘,更是不少泉州人多年的记忆即将消失,使得泉州书城去留变成公众事件。

3月1日媒体介入,泉州书城经营方认为新一轮租金上涨,经营压力过大,可能要弃盘。如果租金能够涨幅能够下调,还想坚持。

泉州不少市民纷纷响应,认为泉州需要保留一座书城,泉州当局应当给予扶持,不少人自发到书城瞎逛以示支持。

3月13日,泉州市文广新局释放消息:市政府决定,为满足广大市民的阅读需求,中山公园地下人防设施将继续作为图书经营场所面向市民开放。

该消息当时被部分解读为:暗示泉州书城可能继续成为承租方。

作为非书面消息,官方释放出来的是:该场所未来继续作为图书经营场所,而非绝对继续租赁给泉州书城。

3月31日,泉州书城继续营业,未退场

4月份,泉州中山公园地下人防项目(即泉州书城)挂牌招租暂时终止,进入议事阶段

5月份,泉州书城续租未明朗,商户全部撤场观望。

6月份,泉州书城货品缺失,人流流失,

7月份,泉州中山公园地下人防项目重新挂牌招租


受舆论压力,泉州中山公园地下人防项目新合同租金15.7元,涨幅为原来的约50%,下调11.2元,涨幅为10%。泉州中山北路为老城区核心商业中心,教育中心(黎明大学等大中专院校、重点中小学等集中地带),简单理解就是租金不便宜。

越洋书城原租赁涂门街隆泰凯伟物业约为23元/平,相对来说,给予泉州书城支持力度还是可以的。11.2元租到这样的地段算不错,政府在挂牌招租的时候也明确指出该物业用于经营图书经营场所,且承租人需具有经营实体经验,也就是现有经营场所大于1000平的经验。在租期上,也把原有国有资产5年租期提升到8年。但作为国有资产,管理者一直有保值增值的责任。

文化产业政府一直都有专项补贴,少则几十万,大点的项目上千万也有。但这些年骗补的更多。政府补贴扶持的同时,希望企业能够更好服务市民,政府专项支出才能有所交代。

泉州书城在享受政府补贴,以及可能得到新的租赁扶持的同时,却一直没表达出未来规划发展的方向或者说如何更好服务市民。



1、国内图书市场呈现出总码洋连续增长态势,且增速可观。

2、实体书店在受网络冲击的同时,仍保持增长。2017年实体书店销售码洋344.2亿元,较2016年同比增长2.3%;

图书市场呈现出逐步走强态势,同属二线城市西西弗、青岛的不同书店等都相继跑出来,如果把问题归结于市场是讲不通的。各类文青、跨界书店更是层出不穷,成为投资新品种。

泉州书城的模式是否能跟得上时代,作为书城的股东跟管理方应该要有个方案,不能只是想着扶持而无所作为。

泉州是否是文化沙漠,根本就没有书城存在的土壤,以至于书店纷纷败北回天无力?

虽然古代有个老头说泉州:此处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马可波罗从外地来,没见过啥世面,逛了一圈直呼光明之城。但毕竟多少年过去,泉州还是以往的量级吗?

从宗教遗产来看,泉州核心商圈几乎被各大宗教用地给占据了,开元寺、元妙观、教堂、孔庙、清净寺、承天寺、关帝庙等几个大盘占据了核心地段。相反,老城区只有一家中闽百汇购物广场,总面积2万多平。而像承天寺光占地面积就5万多平,开元寺更是达到近8万的占地面积。这种现象在其它城市是不可想象的,这么好的地段不开商场做宗教文化用地。如果遇到金庸古龙卧龙生,这么多教派在一起,不得天天打架。说明泉州文化包容性还是可以的。



从泉州文创产业来看,领秀天地做夜场的,六孔井、T淘园在徐刚落马后更没作为,1916缺钱,外围几个文创园都是捞补贴的。

泉州旧文化老本有些,但新文化运动一起没搞起来。缺钱,缺人,缺想法?

泉州是一座很焦虑的城市,在这里都是人让车,车不让人,不然就挤在一起。越是豪车越喜欢抢位,生怕影响做生意时间。尽管不少人都富裕起来了,但改变不了那一丝焦虑。它跟惠州这样同属二线的城市差距非常大,惠州基本养成车等人过的习惯。

焦虑的人基本不读书,或者喜欢一些碎片化的学习。上进些的偶尔买本成功学之类的心灵鸡汤喝喝。

焦虑的人更可怕的是喜欢逼小孩子看书,小孩子不看书就更焦虑。

作为制造型城市,不能创造好的就业机会,本地人文化人留不住,只能远走他乡。外来人才没空间发挥,只能再度出走。

泉州本地直营的泉州师范学院,在近十几年来,一直都没跑出成绩来。跟福建师大、漳州师院没得比,连以前的其它地市师范都做大了。举全市之力,跑分排名就一点都挤不出来。

联营的华侨大学跑去其它地方开分店了,连总部都陆续外迁。

另外一家黎明大学,以前同级别的建高、闽江都升重点大学去,它居然能几十年如一日,这么混着。早年还有巴金来任教,现在连7斤都请不来,两三斤都没见着。

泉州一直叫着跟厦门斗,其实是格局问题。厦门是中国的厦门,泉州定位是福建的泉州,框架把自己限制在那边,怎么突破。以前像晋江喊出中国晋江,水头镇喊出中国水头,泉州还不高兴,格局观还没有乡镇大,怎么服众。

既然宋朝泉州可以成为世界神都,现在为何只顾抱着当年的辉煌不断跪舔。生硬无趣的仿古建筑到处复制,哪里找几个所谓文人硬掰出一些或真或假的历史故事牵强附合,想要强行灌输别人接受。本地人都不认可,更何况外地人。为什么仿古建筑让人感觉生硬无趣呢?因为没有注入思想,生搬硬套,就像众泰汽车一样靠量尺寸。人才段位不够,一手好牌都能打烂。

这些都反映着泉州缺乏文化人,或者泉州文化人不被重视,没什么机会上位。官本位、商本位,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泉州是文化沙漠也不为过。

泉州的书店纷纷倒闭,作为书店经营方存在着较大问题,早期摆摊式销售肯定不能适应时代的节奏,不赋予文化内涵,卖书跟卖菜一样,不倒也说不过去。如果不是有消记忆情怀存在,大部分人可能都觉得这样的书城该倒。政府也该深入考虑,一个行业内企业接连倒闭,是否不仅仅是资金扶持就完事,大环境层面还是需要宏观调控的。

(作者系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禁止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