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长期沉浸于商业零售行业,擅长于以财经的眼光透过现象分析问题,独辟蹊进,深入浅出,抽丝拨茧,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全球的视野,引入大量研究数据,使分析结果更具说服力更具可读性。本专栏为本人唯一发布平台。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4158

总访问量:4422913

三江购物变法低于预期,阿里能否扭转百日见分晓

联商专栏:2017年财报营收全面收入下滑,原定新增门店数量大幅低于预期,开店动力衰竭,形势悲观。2018年一季度财报净利润下滑,每股收益下滑,形成双杀。

作为阿里新零售试点拿下的首家超市,三江购物的一举一动都成为外界关注新零售变法成败的窗口。2017年财报出来,三江购物表现难言乐观。原定目标新增30家门店,一年过去目标仅完成一半,与信誓旦旦喊出的口号差距极大。

2018年一季报营收11.15亿,甚至不如2016年老三江的12.1亿;净利润、每股收益全部翻绿。

新零售都过了一年多了,考验开始到来?开店不行,营收不行,净利润不行,每股收益不行?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新零售想要的结果?

2017年阿里旗下新零售业态盒马鲜生喊出舍命狂奔,首个合作伙伴三江购物年初在宁波开一家店,阿里总部杭州开一家应付下,到年底才又在宁波开一家凑数,几乎就是为了应付避免裸奔。还记得2017年盒马鲜生信誓旦旦的说要在杭州开4、5家,未来在杭州开20多家,结果就一家店开完就没下文了,年终收盘盘点,真的就只开一家。

不论是盒马鲜生舍命狂奔的口号,还是马云新零售大旗的气势,阿里首单拿下的超市表现实在难以拿出台面。作为阿里最先改造的样板工程,释放出来的信号极度负面。2018年初,原本还在观望的各路割据势力纷纷反水。早先与阿里接触的步步高转投腾讯旗下,人人乐转投腾讯,家乐福站队腾讯,华润站队腾讯……起大早赶集新零售的阿里,在2018年被腾讯抢尽风头。

从三江购物各项数据来看,其依然没有方向,与阿里的合作是否要落地,如何落地,怎么落地,落地节奏进度快慢等等,都还在思想斗争当中。

2017年三江购物新开业门店18家,关闭门店7家,全年净新增店铺数为11家,未能完成去年开设“不少于30家”新店的计划。其中,安鲜生活新开1家门店,被誉为能结合线下及线上O2O综合平台,满足周边1公里范围内居民的基本生活需求。盒马鲜生新开三家,1月在自有物业开设第一家店,到9月份才在杭州开第二家店,年底又应付开出第三家店。盒马鲜生在开杭州店时公开放话,年内在杭州就要开4-5家门店,可见盒马鲜生在三江购物里面基本没有什么话语权的。从董事席位来看,整个权重都不在阿里手上,阿里代表沦为摆设。从管理席位来看,阿里代表也是打酱油的。

阿里又入股又派代表入驻看似风风火火,实际上没人理。你爱喊口号喊口号,爱咋咋地,反正钱已经到账了,变不变法再说啦。从后来阿里入股对象来看,如大润发,阿里实际上在席位上形成控盘,应该就是担心三江购物现象翻盘成前车之鉴。

三江购物的表现让马云面子实在挂不住,大家可以发现今年来,马云都不出来谈新零售了。没办法,三江购物年报要出来了嘛,咋谈!年报出完,还有一季度,咋谈!估计马云上半年都不好意思露面谈新零售了。

虽然不出来露面,但新零售的大旗不能丢啊。还得整,还得拿三江购物下手。

三江购物属于区域性很强的公司,大部分业务集中在宁波一地。这种集中式商业模式并不利于阿里的全面开花策略。一个宁波100多家店,实际上现在能上线淘鲜达的只有十几家,大部分门店属于重复覆盖范畴。虽然淘鲜达增量看起来还行,但十几家淘鲜达贡献的业绩对于总量来讲,太小了,甚至可以忽略。

而大润发对淘鲜达充满信心在于大润发门店分散在全国各地,门店重叠覆盖比率很小,对于整体业绩贡献率更大。这也是大润发有信心业绩呈现出两位数增长的关键。

三江购物既没动力在外埠开店,也没太大动力开阿里的新业态盒马鲜生。使得阿里新零售的双叉戟同时熄火,外界既看不到业绩上的表现,也看不到希望的前景。阿里如果不能说服三江快速进军,光着急也没用,强势控盘三江购物应该是其选择之一。

阿里控盘一般至少有两种方式:

其一,强控三江购物。

阿里现在与三江实际控制人的持股差距虽然比较大,但非公开发行已经在路上,如果非公开发行股票批文拿到,阿里与实际控制人形成32:40。

根据《关于控股股东拟发行可交换债的公告》,和安投资对阿里发行可交换债券,拟发行期限为不超过6年(含),拟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人民币188,000,000元(含),拟发行方式为非公开发行。若杭州阿里巴巴泽泰将上述可交换公司债券全部换股,则持股比例可进一步达到35%,而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念慈直接及通过和安投资间接控制的公司股权比例将下降为37%。阿里与陈念慈持股差距仅为2%。可交换债券既已经转入质押专户的那4%股份,现在位列公司第三大持股。

2016年11月20日晚三江购物回复称,阿里巴巴泽泰没有意图通过此次交易获得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未来12个月内也没计划继续增持公司股份。

当时阿里拿下三江购物就是为了新零售,现在的情况是新零售遇阻,开展并不顺利,关键的是已经过12个月不增持的时间节点。在承诺期已过,阿里增持条件也已经具备,而钱对于阿里来说又不是问题。那么,阿里是眼睁睁看着新零售推动不了,还是快马加鞭,舍命狂奔呢?当年,银泰推动不了的时候,阿里的选择是直接KO!

三江购物前十大股东:

从三江购物前十大股东来看,除了大股东4%的股权转入质押专户,其它前十大股东中第七到第十大股东一直都在进行增持,市场上的流通筹码逐步减少,留给阿里增持的空间和时间都越来越紧张。

其二,阿里越过三江购物,强控浙海华地。

浙海华地为三江购物新零售核心子公司,如果阿里无法强控三江购物,很可能妥协,增资入股或者受让浙海华地部分股权。控制浙海华地的好处是既不过分激化矛盾,又能使得盒马鲜生得到快速突围。

从外部看,阿里两把斧盒马鲜生与淘鲜达基本都跑出样子来了。从三江购物进度看,似乎都存在问题而导致三江购物明显没有发力。三江购物没有明显发力的重点可能就是盒马鲜生。淘鲜达的数据据说在三江购物还算认可,而且三江已经放弃京东到家。

从外部看,包括大润发对于淘鲜达跑量的信心度也相当大。盒马鲜生则存在投入产出比问题,像宁波店开出来后对于三江实际控制人来说,可能并不满意,随后态度迅速冷却。这种冷却对于阿里新零售或是其它中小股东想要的新零售变革造成了阻力。我们可以发现,浙江新开的盒马鲜生基本没有大咖到位,就算是开在亲橙里这么随便走两步就可以到的地方。生个孩子居然双方家长都没过来看一眼,哪怕就走两步都不愿意,可以想象双方的关系到达什么程度。

今年一季度报告已经没有看点,接下来的半年报也已经是定局了。盒马鲜生到现在仅新增杭州解百店和亲橙里两家门店,未来贡献的营收顶个零头,三季度还是看不到增量,年报一出来:绿了!绿了!彻底绿到底了。

阿里如果不能在9月前改变这种局面,强行破关改革,年报彻底没戏。届时,新零售变法历时整整两年,头尾三年,三江购物营收居然踌躇不前,到时候是否考虑退出江湖,让腾讯一家独大。阿里如果想维持新零售旗帜,未来百日内必有奇谋破局,因为留给阿里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来年,不知道是阿里站着笑,还是腾讯站着笑?

(作者系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 王国平,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联商网立场,禁止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