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笑博客

老笑

公告

QQ642575285

微信zhouxiangycgm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760

总访问量:3070210

支持抵制乐天,反对扩大制裁

自从韩国乐天集团不顾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反对,悍然与韩军方签定换地协议,为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扫清最后的障碍以来,抵制乐天就成了舆论圈热度最高的焦点话题。

作为中国人,我们有理由对韩国甘当棋子、助纣为虐的行径感到出离愤怒,有权对倒行逆施的乐天集团表达强烈不满。

萨德之害,不仅在于战时能够拦截我军导弹,更重要的是和平时期窥探我国军事目标。这就好比你的邻居在家里架设一台高倍望远镜,随时将你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这TM谁能容忍?!

一、欠揍的乐天必须被收拾!

乐天集团作为一家较早进入中国市场的韩国企业,在明知“萨德”系统对中国的巨大危害,明知中国政府和人民强烈反对的立场,依然决然地配合韩国军方为其大开方便之门,实质上是选择了与中国为敌,这样的企业,理应受到中国政府的制裁和中国人民的抵制。

环顾全球,没有任何一国政府、国民会欢迎一家敌视自己国家和人民的外国企业,韩国乐天集团必须对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这就是“no zuo no die”的核心意涵。

有些人喜欢拿“理性爱国”说事,事实上中国政府和民众的反应相当温和、克制,迄今,中国政府并未正式制裁乐天集团,辽宁、江苏等地因消防问题查封乐天玛特,这也是因为这些门店存在安全隐患在先,消防部门不过在履行自己应尽的职责;至于民间的自发抵制行动,这更是一种爱国情感的自然流露和表达,也是消费者自主选择权的正当行使。

事实上,如果中国政府部门及民众对此全然无感,没有任何声音和行动,那才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哀!

我觉得,抵制韩国乐天,让它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既是平息民愤的需要,对企业来说,也是一次低成本、高效率的宣传契机。

其实,乐天在华的99家门店即使全面关闭,对我国经济、商业的影响也非常有限。中国不缺少超市、百货店和购物中心,对广袤的中国市场而言,乐天那近百家门店基本可有可无,差不多可以忽略不计。况且,乐天在中国零售市场亦非强势品牌,本身做得也相当不咋地。

至于零售企业下架乐天产品,更称相当划算的“买卖”。据我所知,乐天在华销售的产品以食品、饮料居多,虽有一定的市场,但替代产品很多,牺牲这点商业利益,既表达了爱国热忱,又宣传了企业形象,何乐而不为?

老笑所在城市的一家零售企业下架乐天产品,当天做了一条微信推送,当晚的阅读量就达10万+,点赞5000余,留言近千条,可谓好评如潮,欢呼一片。

刚刚看到一篇报道,说自发下架乐天的零售企业已过千家。由此可见,抵制乐天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零售企业要做的,不正是顺乎民情民意吗?况且既宣传了企业的爱国形象,又省却一大笔广告宣传费,这样“高性价比”的“买卖”上哪儿去找?

二、扩大对韩制裁弊大于利

老笑关注全国“两会”及“萨德”进展,有四点基本判断:

其一,“萨德”部署已是板上钉钉,不可逆转,我国政府坚决反对、强烈不满、强力反制的态度同样不会改变;

其二,我国政府应该不会正式对韩国实施经济制裁,否则可能会让“中国威胁论”死灰复燃,又有可能将韩国彻底推向日本的怀抱;

其三,民间抵制“韩流”“韩星”“韩货”可能会有反复,可能波及到更多韩国企业,但不太可能演变为日本“国有化”钓鱼岛期间的打砸抢烧,毕竟与韩国棒子相比,中国民间更痛恨日本鬼子;

其四,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韩国乐天甘当与中国为敌的急先锋、出头鸟,在华业务已成过街老鼠,必死无疑。

基于此判断,我认为对韩制裁、抵制可止于乐天,不宜扩大,理由如下:

首先,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主犯是美国,美帝才是元凶黑手。

这就好比一个马仔在黑老大的授意下杀了人,其罪固不可恕,应当明正典刑,但首恶元凶也应受到制裁。

但在“萨德”事件中,国人并未顺藤摸瓜迁恕美国,何也?

盖美国老大,咱老二,老大欺负老二,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似乎是天经地义。在南海、钓鱼岛、台海等方向,我国受到老美的挤压也多。很多人早已有了较高的“免疫力”。

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南海是中国的后院,美国如此咄咄逼人、欺人太甚,是其实力使然,要怪只能怪咱实力不济、技不如人。现阶段,我国只宜与之斗而不破,加快发展自己,一旦综合实力全面反超,将美帝逐出南海、赶出亚洲,才能水到渠成。

客观地说,在“萨德”事件上,韩国政府的选择并不多,说它是傀儡政府可能有点过,但谓之“不完全政府”却绝无语病,美帝在韩驻军数万,韩之安全防务严重依赖美军,美帝对韩政府、政局的影响,差不多是决定性的。韩国总统选不选得上固然由韩选民决定,但干不干得长、能不能顺利干到任期届满,差不多由美国人说了算。

相比之下,中国是大国,韩国是小国;中国是强国,韩国是弱国。韩国作为虽十分可恶,但中国也不宜致其于死地,否则,后者可能全面美国,甚至投入日本怀抱。加之国际舆论气操之于美帝,一旦中国全面制裁韩国,“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的帽子不免扣到中国头上,“中国威胁论”可能也会死灰复燃,这恐怕都非高层乐见。

其次,经济制裁解决不了“萨德”问题,军事问题须仰仗人民军队破局。

对“萨德”之患,要从两个方面予以解决,一是要增强我国导弹的突防能力,战时能够迅速洞穿其防护网,使其盾丧失作用;二是和平时期要能致盲“萨德”贼眼,屏蔽其对我军事、经济目标的窥探。

网传我军高超音速导弹试验已取得突破性进展,能让“萨德”在其面前成为一堆大破铜烂铁,希望这一护国利器尽早列装,并直接瞄准“萨德”。另听说导弹饱和攻击也可以迅速清除“萨德”祸患。

不过,我认为“萨德”最大的危害可能还是军事侦测,中美之间不太可能大打出手,两个核大国之间的战争非同儿戏,相信谁都不敢轻启战端。真正需要防范的是其对我国众多军事目标的侦察、监视,这一点如何破解尚不得而知,相信党和政府、人民军队早有应对之策。

不管怎样,这都不是经济制裁韩国、抵制在华韩企所能解决的问题。

最后,制裁、抵制是把“双刃剑”,基本上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中韩建交25年,经济贸易紧密交织,人员往来频密,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老笑百度了一下:2015年,中韩国贸易总额突破3000亿美元,人员往来突破1000万人次,中国已成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最大的海外市场。

当然,韩国经济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性更高,中国如果全面制裁韩国,固然是韩国损失较大,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国经济也不可避免地受损,特别是对有些企业来说,打击可能是毁灭性的。如果是在战时,承受再大的经济损失也当在所不惜,但在和平时期,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诚非必要。

在零售领域,韩国有许多产品在中国市场受到热捧,如雪花秀、WHOO、悦诗风吟、菲诗小铺、兰芝、梦妆、爱茉莉等化妆品牌,TOMBOY、Roem、艾芙杰、小熊、贝兰妮、SYSTEM、安乃安等服装品牌,在中国市场上都很畅销,成为许多购物中心、百货店的“标配”。这些流行的韩国品牌时尚、年轻,价格总体上低于欧美同类品牌,受到众多年轻消费者的欢迎与喜爱。

“百货女王”厉玲说,整个90年代,甚至2000年初,我们国家的制造业非常繁荣。服饰品牌创新、研发、设计不断推陈出新。但现在我们在百货店和购物中心中很难看到一些国产的好品牌。所以,韩国在华销售的品牌,一定程度上具有不可替代性,如果将这些品牌全部扫地出门,可能也非我国零售企业乐见,受益的可能更多的是日本品牌。

其他领域可能也大抵如此。

中国是崛起中的大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势不可挡,中国取代美帝重新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概率极大。大国国民应有大国心态、大国风范、大国眼界,对与他国的争议,不应动辄诉诸制裁、抵制,那是小国、弱国、岛国的国民性格,美国政府动不动制裁别国,但美国国民却极少抵制某国产品,其企业也罕见抵制他国同行。

对因“萨德”引起的反韩举动,我觉得应该理性、慎重行事,对企业、民众自发的抵制行为,应予理解和尊重,但不宜扩大,更不能失控。说到底,这只是中美大国博弈中的一个插曲,在中国崛起的伟大征途中,类似的事件可能不少,我们不能每次都“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韩国也不配得到“大国之怒”的待遇。

当然,如果党和政府决心对韩施压,作出经济制裁韩国的决定,则无论企业、民众,都应当坚决支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老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