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零售

我在联商的2019

每年到了今日,有些满足,也有些遗憾。满足的是,这一年,还好没怎么虚度,也算认真与努力;遗憾的是,总可以把文章写得更好一些,少些错字,少一些过后再看令人脸红的片断。

不管怎样,这一年还是站了在末尾,这一天需要挥手,也需要回望。

2013年的时候,想写一点文章,把日常的思考与观察记录下来,就发到了联商。没想到,一写就写了七年。这七年,有过彷徨,有过犹豫,当然,更多的是收获。功力是一点点长起来的,现在再看原来的文章,都不好意思读下去,没想到,自己曾写过这么幼稚的文字。记录的魅力就是如此,看到文字究竟是如何慢慢写成了现在的样子。没有当初,哪有现在。

当然,现在仍有许多待精进的地方,仍有巨大的空间在等待我进步。

年中的时候,一位我非常敬重的曾经的上司,某种意义上,他更像是一位师长,看到了我写的文章。他对我说,商业文章如果能作为投资人的参考就更好了。他还说,写的过程更重要,不要去想结果,要享受要写的过程。

我暗自庆幸,写到今天,我确实只专注享受写的过程本身,而没有考虑其他。至于师长提出的目标,我知道还有很大的差距,这要让文章不光具有技术性,还要更具专业性。未长很长,仍需努力。

今天写了大约35篇与零售和商业有关的文章,大部分都发在了联商。只论数量,确实比往年少了许多。最直接的原因是,现在每篇文章的字数都在30004000字左右,写几天,再修改两天,一篇文章占用了较多时间。其为还有其他写作任务,所以商业文章逐渐变成了两周一篇。

我曾想写得短一点,因为在网络阅读时代,短小精焊的文章会更受欢迎。最后我还是放弃了,因为写长一点的文章,需要查找许多资料、进行多方思考,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学习过程,写得稍长,还能把事件与观点写得更为圆通和饱满。

但最近几篇,我还是做了调整。完成的初稿大约在4000多字左右,修改后,字数缩减了10-15%。最终文章精炼许多,减少了一些啰嗦和重复。斯蒂芬.金在《写作这回事》中写过,他写的文章,从初稿到终稿要硬性减少10%的文字。今后,这也是我的目标。

今年春天,到杭州参加了联商风云会。去的当天,杭州温暖如夏。特意到工联CC去看了无印良品的旗舰店,没有太多惊喜,和我所在城市的无印良品店并没有太多差异,略有些失望。杭州的街边到处都有小花开放,而在北方,植物才刚刚复苏。到了开会的当天,杭州又一步回冬,还下了雨。我特意起得早一些,在酒店周边走了走,看了看杭州的早晨,江南的早春也柔美娇嫩。

这些微小的记忆和开会一样留到了脑海里。每次开会,对我来说,都是一次学习的机会,因为平常很少能集中听到这么多行业大咖的分享。这些嘉宾来自不同领域,共同的特质是,一直在不停地思考与总结。这或许是他们能站到行业前列的原因之一。

我也很认真地在本子上记下了嘉宾们分享的片断,过后看,会有不少启发和收获。

今年零售市场波澜壮阔,一些零售企业与零售人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动荡,在这种动荡与颠簸里,企业变得急进与急躁,企业中的人更是被推得东倒西歪,人人焦虑,人人无所事从。但仍有一些零售商与零售人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坚毅与笃定。

这也给了我许多启发,不论处于何种状况,都要手忙心闲,保证思考的余地,保有自我的观照。当能用沉静的心看待周边的变化时,会变得理性与理智得多。

在联商写文章的这些年,以文会友,结识了许多专栏作者。他们有的现在已经不再写文章,有的换了领域,有的还一直在坚持写。其实不管做什么,只要在做一件喜欢的事就好。

今年胡柯柯出了一本书——《活动策划实战案例大全》。我们自2013年相识,从未谋面,这几年一直断断续续联系,她向我推荐了联商专栏,还向我推荐过出版社的编辑。她写这本书的过程中,曾和我交流过关于资料引用的问题。这本书从写到出版,大概经历了两年的时间,每一个写作者在背后的付出其实远超想像。

今年年初的时候,立下计划,要写一个新的零售连载。因为采取的是用信件的方式,确实受到了很大局限,只写了几篇就终止了。这个坑至今仍在。

今天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开始和最后都值得纪念。每年的最后一天,我都会写一篇这样的小总结,当是给今年商业文章写作画上一个句点。每当写这个总结,总要感叹,啊,又过了一年。

最后,还是要感谢——

感谢联商,因为这个平台,我的文章被更多的人看到,也督促我要不停地思考;

感谢约稿的编辑;

感谢各位读友。

明年,保持35篇的商业文章写作量。

2019,再见。

2020,不见不散。

往年总结

《我在联商的2013》

《我在联商的2014》

《我在联商的2015》

《我在联商的2016》

《我在联商的2017》

《我在联商的2018》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柳二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