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直都在

坠入红尘的天使(中)

正和你开始有交流是公司买了考勤机,我知道公司的同事其实都互相帮忙打考勤卡的,而她们都不喜欢你,是不会帮你打考勤卡的。也许我是抱着那么一点“拍马屁”的心态吧,而且我是每天几乎最早上班的同事,所以我经常帮你打考勤卡,而你也很高兴。

我进公司第二天就开始给“老陈皮”折磨了,这是公司里每个同事都知道的事实。而流言中的你是总公司的人,又有。。。。。。可没有想到我的经历不久也发生在你身上,领导调到另一间分公司了,在这个时候“老陈皮”介绍了”老巫婆”、“鸟哥”等人进来,老巫婆”就是你的上司.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不但折磨我,而且同时也折磨你还有文员等人。当然我们两个是最重点的玩弄对象,有时候想到你以前这么风光,现在这么可怜,还真的有点同情你的。也许是同病相连吧,有一次你居然和我说,你不想做了。我真心的劝你找领导帮忙。但你又倔强的不愿意。再后来领导回来了,你的处境就好很多了,而我也因此终于熬过了3个月的试用期。

再一次真正的有交流,是某天的晚上,你打电话给我,叫我以后都不用帮你打考勤卡了,因为以后领导要严抓这个。那天和你聊了很久的电话,也留下了委屈的眼泪,其实我在这间公司给她们整得很惨很惨,大家都是知道的,只不过为了抱住各自的饭碗,根本没有人敢站出来为我说一句公道的话。接着正直的老总走了,而我们两个就一齐受到她们的加倍折磨,是加倍的。

从来没有见你那么伤心过,那时9月的时候。在感情上我一直是一个失败者,我无法给予你什么好的意见,只能叫你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我想那年的9月你是曾经那么的难过。而对于传闻中的事,虽然我也曾有女人那种特有的八卦心理,但是传闻是否属实,对于我来说根本不重要,因为我已经开始当你是我的朋友,你不说,我就没有必要问了。

接下来,我的日子比你更加的难过。她们居然找来了律师来对付我,人生中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还记得我在公交车上打电话给初恋男友,一边打一边在不停的流眼泪,全然不顾公交车人们异样的目光;同事都知道我是无辜的,除了关心,除了短信和电话慰问,她们还能做什么呢?那群恶势力,令同事们在办公室也不敢和我说一句话;家人每天都在担心着我,那段时间我吃不好,睡不着。现在手机上还保存着你哄我开心,请我吃寿司的短息。还记得我在给律师审问那天,你在大街上一直在等我一个小时,我告诉你具体情况时,你都流眼泪了。呵呵,我真的很感动啊。

接着我因为抓住了她们的把柄,最后还是我还是没事了,我离开了公司。但是你就继续呆在那里给她们虐待,直到后来公司来了新的老总,她们才没有那么嚣张。因为各种原因,老总不断更换着,我每次都在为你担心。在我离开商场8个月后,那几个没有用的垃圾终于给公司炒掉了。每知道一个被炒,我们就开心一次,不是幸灾乐祸,而且觉得老天有眼。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33815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