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直都在

没有如果

离开EX商场的时候,很多人都问过我离职的原因。除了和我相熟的人之外,其它人我都没有说真话,这特别是她。因为我太了解她了,如果说了出来,我提出离职后的那一个月里,我的日子会很难过的,之前已经有太多的先例了。

 

如果没有给冤枉说我知道公司同事们包括老总的薪金(这是我2009年年底才知道的,其中有个同事还在背后和其它同事说,以后放在公共盘的文档一定要设密,以防我打开来看)。但之前我曾有一段时间打不开公共盘,但是部门的其它同事都可以打开,我已经知道是故意的。所以之后不是叫我找文件的话,我绝对不会打开公共盘来看,特别是销售数据。直到10年的5月人事部的同事过来商场这边借用电脑加班结算上个月的工资,她无意中说起我这才知道,原来每个人的薪金都是由HR经理去核算,连她都不知道,而我怎么会知道呢?

 

如果没有给小人冤枉我把某专柜的销售告知另一个专柜(后来我才从客服的同事那里知道,谁是冤枉我的小人),一直以来我多次提出,包括在店员的早会上,不可以把销售告知其它专柜)。当时给领导抓去谈话了,我并没有承认,因为不是我做的,我不会承认的。我说如果真我没有说过,其实可以去调查可以去看监控,她说这一定是要调查的(但直到我离职了,仍未有个调查结果)但当她知道有同事把销售告知其它专柜时,为什么不说他而说我呢?离职时我也和她说了,那个专柜是我管的,我怎么会把自己管的专柜销售告知不是我管的专柜呢?就好像我是在肯德基工作的,怎么会把那里的业绩告知麦当劳呢?领导听了没有回话。

 

如果没有一个月上26天班,其中有20天临时性调班班,这够崩溃了吧。(几乎每天上班才被通知明天自己上什么班,包括例休也是不定时的)曾经试过带着煮好的饭出门前,一个电话让我“被休息”。也试过例休后的第二天我是上晚班的,早上让同事打电话给我,让我早些去做市调,然后再回来上班,够“周扒皮”了吧。这事不止一次的发生过,无奈我心里素质不过关,所以也不止一次的抓狂过。如果没有老调班,每天早上还没有睡醒的时候都要回忆和思考着到底是上什么班?这是很痛苦的思考。

 

如果没有没完没了的加班(虽然我比较“幸福”,是部门同事中加班最少的0。除了促销活动的加班是有加班费,其它经常性要加班,而且加班是没有补休和加班费的。我试过加班两个小时才下班,居然当着同事面说我是不是赶着看《珠光宝气》的大结局而赶着回家去看。因为这样,我和他的约会泡汤了,和他吵了一架之后,在办公室委屈得掉眼泪。给她知道了,然后在接下来的季度KPI考核里,说我在工作上没有注意好好把握自己的个人情绪,影响了同事的情绪。呵呵,这罪可真重。自此之后我再也不敢约任何人吃饭了,这个自此延续了有一年多了。

 

如果没有在尾牙的时候领导带着一班下属去各个部门那敬酒,唯独没有叫上我(当时我的看到了只是嘴角牵起笑了笑,因为两年多来我一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而且那时候我已经有了离职打算了)

 

如果没有给人在我电脑上做了手脚,用我的ID把某周例会的会议内容发到网上去(虽然这件事很严重的,但我如果真的要发?为什么在电脑上网有公司监控,办公室有闭路电视的情况下使用我自己的电脑去发帖。而且这个发帖时候刚好是在年前发年终奖的前后,这么凑巧呢?)这种种的疑问,她也无法回答。我当时的建议是让电脑部的同事去查核这事,领导说她当然会。当然到了后来又不了了之了,只是在这过程里,有人配合着演戏,让我在台下作为观众看了一场好戏。

 

如果没有给两次冒用我的名字去报销,这还是因为财务在核对时发现我有双重报销的单给退回给我我才知道的。这些事,当然最后作为是“误会”给抹去啦。

 

如果没有冒用我的名字去借支2000元,虽然是购买办公室的资产。但为什么这么多同事的名字不用,而用一个即将离职的人的名字,而且从来没有告诉我呢?这,又是一个“误会”吧。

 

如果没有我休假或者不当班的时候,说商场的店员纪律很差,我怎么去管理的?谁当班,谁负责,这句话居然不知道,可笑。

 

如果没有之前部门同事离职之前的那番话,之前因为上错班的事给写过参加工作以来的唯一两次检讨。(当然,我没有做错但要写检讨的话。我是不回承认的,所以我并没有在检讨书上写我的过失)同事说相信告知我上什么班的同事没有说谎(其实我也相信她),但他的话中有话,也让我明白谁在说谎。某个和我很好的店员和我说,如果不是这个部门同事离职的话,我上一年合同到期时她就会炒了我。

 

如果没有老是让我开店员的罚单。商场又不是我一个人管的,为什么同是迟到,人家不开罚单,我开了罚单却做了小人。

 

如果没有那住院时间,我住院的时候,因为公司没有及时和我买社保,导致我住院的费用不能用上医保。但我不能有任何的异议,如果我有的话,她就把我调到东莞的商场,借此逼我走。

 

如果没有那次利用我去“借刀杀人”去炒那个同事,我还不知道那是她阴险的诡计,而且只是开始而已,而我却是做了丑人。

 

如果没有那次打不开电脑文件而怀疑我在文件上做了手脚,我还不知道我的电脑水平是如此的高。

 

如果没有分给我管理的店铺是一些“优质专柜”,我也不知道这与每季的KPI考核有关。(所管的专柜销售与每季的KPI考核直接挂钩)记得有次有个店长和我说,她就算是眼瞎了也知道是故意分给我那些专柜的,更何况她眼没有瞎呢)

 

如果没有她常暗示我工作能力低下,我也不会变成那个越来越没自信的我。因为每做一件事都害怕做得不好,给“被做错”。每发一份邮件都怕不合符要求而遭殃。每一次需要签名的文件,都要给改上N次。(之前和我共事过的同事应该很清楚我是一个超自信的人)

 

如果没有每个星期那个令人神经兮兮而头痛的例会,在我的商业工作生涯里面,从来没有试过一次,是一次,给在会上捱批的。但这里永远是例外。

 

如果不是那个和我很好的店员进办公室,无意中听到她言语中的刻薄,我也还没有意识到她是那么的不喜欢我。

 

如果没有她,怎么两年里有这么的同事陆续的离职和“被离职”呢?(我我早入职的同事只剩下不多的5位)

 

如果没有他的人生计划,我就不用配合,去年就离职了。本来是计划好2012年过完新年就离职的,再去找到工作做,如果找不到就在家做全职主妇,在家买菜煮饭、带小孩,名副其实的“煮饭婆”了。但最后的结果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如果没有奶奶的病逝。过年前奶奶因病住院,而且越来越严重。那时候我已经提前和领导说了,我奶奶病危,例休我就暂缓了,即使我是上着班我随时要过去(指的是我要送奶奶最后一面)。不明白她答应了的事,却没有做到。奶奶走的那天,还要我加班,这有没有人性的?自从这事之后,我就铁了心无论如果一定要离职了,其实那时候我真的很想拍台骂完人马上离职的,但是一年都熬下来了,总不能把还有半个月就到手的年终奖不拿吧,毕竟这是我唯一一间为了钱而工作的商场。过完新年之后我就开始我的找工作历程了,因为奶奶清醒时握着我的手,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步步高升。

 

如果没有以上的如果,我会在我商场做到退休那一天。这不是夸大,是我刚进入商场时的想法,因为我已经不再年轻了,不想再跳来跳去了。还记得两年前参加入职培训时我说的话:希望能学到每个同事的优点,成为自己的闪光点。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小气的女生,但是这些事我却记得是那么的清楚,但如果没有以上的如果,我又怎能来到新的公司遇到对我这么好的领导了。一切已经没有如果了,因为确实是发生了,但都已成为历史了,因为现在的我在新的工作上再也不会发生以上的如果了,这是我的领导对我的保证。

 

在这感恩节的晚上特意发表这个东东,告诉在天堂上的奶奶,她的话我做到了。同时也感谢我的领导---William :You  are  the  one   angel!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33815432。

上一篇:市调又归来
下一篇:不知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