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直都在

似是故人来

今天是去探望奶奶的日子,3不知道从哪里租了一部面包车过去。车先去3家再到我们家,因为比预定的时间早了,所以我们一家出门的时候都很匆忙,而我连头发没有梳理好就随手扎了一条马尾巴就上车了。
 
我上了车之后随意的看了看司机一眼,同时也发现他也随意的看了我一眼。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我想是我的神经质又发作罢了。我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但是4他们还在路上,于是就停下来等他们。谁知道这一等居然是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口,大家都和司机聊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司机很像他,不是样子,是一种感觉。车里一直播放着90年代初张学友的旧歌,不知道是他的歌耐听,还是很久没有听他的歌了,居然觉得他的旧歌很好听,但属于我的90年代初的回忆实在不想去回忆了。司机听到我们之前去过香港,他说觉得我们一家人很面善,好像在过关的时候见过。如果是其它男生这样子说,我会觉得他是在和我套近乎的借口。但他却无法和这扯上关系,人家已经是一个小女孩的爸爸了。
 
而我很少说话,只是在默默的听着。记得那时侯他在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子的,也是不说话,就是听他在说话。谈论的过程中,他笑了,不止一次的笑了。我看了居然失神,因为和他的笑容一样。临下去的时候,听到的是那首《吻别》,我若无其事的和表弟说,我还记得这首歌的MTV,女主角是周海媚,还记得MTV中那在巷子里的情景。而我却没有说出,我还记得我在楼下不止一次的等着的情景。
 
吃饭的时候,爸爸问他拿了名片,给了姐姐,我看了一眼,司机姓潘的,幸好他不是姓梁的,不然。不然我真的很难想象我会怎样。只不过是随意的说了下去我下午3点要过去天河,司机就记住了,吃完饭之后开车之前和我说话,说等一会儿会经过地铁口,可以在那里停下来让我搭地铁。而我耳鸣又发作了,可能也在游魂,确切应该说是丢魂。人家把话说完了我都没有任何的反应,直到家人的提醒,我才有所反应。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永远的存在在我左心房的位置。不止一次的想着,如果世界是美好的,他现在会有一对可爱的儿女,女孩叫梁慧姿,因为他说希望她长得像黎姿那么漂亮,而慧则是他的wife的名字的同音;男孩叫梁学铭,他希望男孩长大之后能把学到的知识铭记于心,不要像他爸爸那样只读了小学。同时他也希望能将她——他的wife铭记于心。可惜他没有把这美好付诸于现实。
 
似是故人来,这种场合出现的何曾只有这次。就像陈志云在港大的讲座中说到:死亡不一定是负面的,它教我们要珍惜眼前人。各位,不要吝啬对你所爱的人讲一句‘我爱你’,不要吝啬对他们的一个拥抱。只可惜我只做到了前面的一半,后面的一半却没有勇气。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33815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