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直都在

永久的离别

今日一早,妈妈和我说:“你今天如果有时间的话过去看看你奶奶吧。”我说我应该会过去的。到了中午11:42妈妈打电话给我,她说医生今日说奶奶都是这两天内的事了,因为她这两天都已经认不出任何人了。我听了之后整个人一直很不舒服,心好似什么堵住了,很不舒服。到了下午15:55,妈妈再次打电话来“提醒”我过去,我才想起都快4点钟了。去到车站幸亏等了不是很久就有一部公交车到了,而且是高峰快线。幸好还没有什么大塞车,挺快就到站了,下了车走过去医院时见到马路传出来刺耳的声音,接着看到开了一辆120,我突然间很害怕是奶奶有事,其实就算是,她在医院,都无须用到120的。

 

去到医院,见到表哥同二婶在,过了一会儿表哥就走了,因为他还要上班。二婶和我说昨日找来了人和奶奶洗了头剪了头发,奶奶很乖,像睡着似的任由摆布。我叫着她,她还是在睡着,二婶说她这两天都是这样的了,谁叫她她都是这样。自从前天起,她已经不再骂人了,因为她已经意识不清了,连纸尿裤也用上了。二婶说前晚临晨时,她昏迷着,最后一次讲话是叫着我和姐姐的名字。不明白这两个最不受宠的孙子,怎么会是她最后叫着的名字。坐了一会儿,二婶叫我先走吧,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我说不急再坐一会儿吧。我看到她的手还是给绑着,因为绑在床边,所以被子无法盖着手。手冷冰冰的,真的很心酸,我握着她的手才几秒,发现因为心跳的显示又上升了几个数字。之前本来想拿热水袋给她的,但爸爸不同意,因为怕烫伤她。而之前她因为老是手脚动个不停,所以就绑着手脚,防止弄到插在她身上的管。对于一个病人还要这样做,只觉得不忍。

 

接着表弟来了,再接着三婶来了。再接着,心跳快速的下降,从90多到50多,通知医生,医院过来看了看,叫我们通知家属过来见最后一面。接着进行打针抢救,抢救时我在外面打电话通知爸妈过来。看着天空,我和自己说:“如果奶奶能抢救过来,我以后会经常去看她的。”可惜最后还是奇迹还是没有像电视剧的剧情那样出现。能够见她最后一面的只有二婶、三婶、我和表弟四个人了。

 

黄玉清    女   广西南宁人   2010年1月15日17:30(当时地铁3号线出现故障) 享年88岁  生平育有6个子女   7个孙子   3个曾孙 关系嫲孙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33815432。

上一篇:陌生人的生日
下一篇:永远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