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直都在

今年的教师节

教师节那天上早班,因为有教师节的促销活动,所以在早会上主要就是说这个活动,因为要出示教师证才能享受相关的优惠,所以我特意亮出两本教师证给大家看,其中一本是旧版无效的,一本是新版的教师证,我心想那些店员应该很意外我怎么会有教师证?从哪里弄来的。

领导看着上个月的专柜反馈表,突然追问起我之前某个兄弟公司专柜的罚款交回来没有?我说店员已经离职了,对方的主管答应了会在他们8月份的工资里面扣除的。领导问,那到底扣了没有?。。。。。接下来又发生了一堆堆意料不到的事情,我再一次成了夹心饼,夹在中间给压扁了。同时也让我郁闷无比,哎,我只是打份工而已,干嘛老是让我这么难做呢?
 
因为同事休年假,所以我要帮忙做日报表。这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高难度的事,毕竟我在这行,我的部门没有做过这种复杂的报表,但毕竟在这里我们每个同事都要一职多能,一职多用,所以我也得学会。尽管同事休假之前已经教了一遍怎么做这份报表,但实际操作的时候我却还是不会,一直以来我在商场上的工作都是一学就会,但在这里却是个例外,很多是在以往的商场中没有接触过的。
 
老妈打来了电话说她拿了我的教师证去超市,领取了两包的DOVE巧可力。其实我今天凭教师证也可以免费去看冰雕,但门口那里脑子进水的男人令我不屑于去,再说老娘这么忙,哪有时间去呢?
 
到了五点钟我才急急忙忙的下班,因为约了小蜜去我们的老地方吃寿司。由于那里超多人,我已经订了位子,位子只能保留到六点十五分。走之前再次打电话给小蜜,因为她老是那么忙,怕出意外,还好这次没有意外。
 
到了寿司点已经是六点十分了,我饿极了,马上点东西吃,点了4碟亲子寿司,因为某人很喜欢吃的。过了一会儿小蜜就来了,我有些意外,她不是六点钟才下班吗?她说为了见我,今天不停的工作,硬是把工作提前给完成了。呵呵,她就是这样能轻易的把我哄得很开心。她说她现在去开主管会议,她是最年轻的一个。我说:“你什么时候升职的?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说:“我没有告诉你吗?”在我眼里我一直很紧张她的,她没有告诉我,我听了很不爽呢。我没有告诉她今天发生的事,因为我知道她听了会不开心的。但我却告诉她刚之前饭局的事,因为她知道我为什么会不开心的,她很了解我。呵呵,同时觉得自己也是一个蛮矛盾的人吧。她问起我最近有没有艳遇?我没有告诉她,今天本来是约了一位小帅哥在这里吃寿司的,但为了见她,那人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只告诉她最近张先生那件事,就这样两个女生不停的说着、笑着、吃着。
 
接着又进行例行“交易”,她给发票给我,不过这次我却没有东西给她。我直接的说:“你不是说有月饼票给我妈吗?”她听了,拿 出一张月饼票给我。在别人眼里看来,也许会觉得我很贪心,但小蜜知道我不是。因为大家都很熟了,所以我说起话来才不会兜圈抹角的。
 
就这两个女生,居然吃了一个鱼头和十二碟的寿司。结账的时候,小蜜说她来结账,但我知道她最近花费很多,就说这次我付账,下次再到她吧。
 
接着我们又到附近那间大商场去逛,那里今天凭教师证可以免费办理一张会员卡,可惜我已经有了,不然也给小蜜办一张。逛着逛着,她的男朋友打电话给她。她说和我吃饭庆祝教师节(我们两个以前都是老师),现在在逛街。她还是改不了,还是叫着我以前的职位,却听得我脸红了。她说她妈妈还是想让她考取教师资格证,我说你妈还想你做老师啊?她说她妈妈觉得当老师的人比较容易嫁得出。我说又不见得容易嫁得出,晕死人的想法。和小蜜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都会很舒服而没有任何的压力,记得她说过为什么我们性格不一样,但能如此的合得来,是因为我们有一点很相似,我们都是要求很简单的人,我觉得她是说对了。
 
她说以前的那间商场万宁已经搬到另外一个铺位,而那个卖伞的早已经撤场了。负一层又重新开了,电影院生意并不是很好。四楼在原来员工饭堂的位置开了一间“哥歌”,因为很便宜(在那个地方以前唱K是很贵的),所以生意很旺。还开了一个大的鞋店,卖那些一百元左右的鞋子。她说逛这间商场的人比那里还少,她说现在商场的档次比以前低了很多。而我只是在认真的听着,对于那里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了。
 
接着和小蜜又去五月花逛,突然间想起因为R君那年的五一在一楼的大堂那抱着她哭,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去了万宁我和小蜜都买了一些东西,当然我还惦记着帮某人开发票。走的时候去了一趟洗手间,途径必胜客的时候我又想起了R君,想起了天河石,没有想到那里会是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原来我的心还会难过,如果我是木头该多好啊。
 
因为今天刚好是出工资的日子,所以我时不时看着手机是否出现工资的短信通知,可惜直到我凌晨一点钟睡觉了,还没有收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33815432。

下一篇:意外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