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直都在

好运来了

昨天我这个小女人却因为知道一些事而为“广州男”担心不已,昨天在“五月花”门口,当所有的路人透明似的,搂着“小蜜”哭的一把年纪老女人;昨天天不停的下雨,我的泪也流了不少;昨天我为“阿伯”买了2注奖劵;

 

今天问题还接踵而来,但人平静了不少,平静到自己都害怕自己;今天没有下雨,出太阳了;今天看报纸才知道我为“阿伯”买的奖劵中了160元;

 

一直有买奖劵的习惯,好像买了4年左右吧,最近实在记性很差,所以记不起了。谁都知道我是为了替作恶多端的显显积福才买奖劵的,中不中奖真的无所谓。最近这两年一直都在外地忙着,也没有什么时间买奖劵了。看看之前的记录,最近一次的中奖是2007年的1月份了,真的很久没有中过奖了,就正如我好久没有好运来了。

 

前一段时间知道“阿伯”工作不顺心的事,看到他QQ上的个性签名都是说些不开心的事。真的很想帮他些什么,但是我却一点都不帮不上任何忙。除了那次帮他收集新劳动法的资料,记得那天他在QQ上和我一说这件事,我那时正在上班,一个忙得连走路都要想问题的我,一个连接听商户电话都要乘机闭上眼睛休息的我。居然放下手头上的工作,马上打电话给以前的同事帮忙,同时在网上收集,半个小时搞定。“阿伯”知道,我一向做事很急。呵呵,同时也很有效率的。(看了不许否定我哦)除了这些,我不知道我还可以为他做些什么。真的很想我能够熬到商场开分店的时候,到时候我就有机会叫他过来,到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再做同事了。但可惜我一直在坚持着,但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去年一直在有帮“阿伯”留意工作,直到他把我的QQ号码给删除,我也没有放弃。每次上网还是去查找,看一下他是否在线上?上网时间是否很长?我只能从这些来判断他是否在上班,虽然不一定准确,但也只能这样。我不会问认识他的人,谁叫每个人都以为我们很熟,认识很久呢。没有人会相信他会把我的QQ号码删掉的,谁会相信他会骂我骂哭呢?但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帮着留意工作,即使曾低声下气的去问同行。

 

有时候我就是这样执着的一个人,如果不是我打电话给他,如果不是我病了,我们还有机会再在QQ聊天吗?他变了很多(这我也和他说过),和以前比,判若两人的变。我变得小心翼翼的但又不小心翼翼和他聊着天,即使我不开心的时候,即使我低血压的时候,即使我被小人迫害的时候,我还是假装开心的聊着天。即使他经常隐身,即使他经常不回复只有我像个白痴一样在自言自语。有时候觉得我还蛮烦蛮厚脸皮的蛮讨厌的(这是我替他说的心里话)。

 

这个以前很喜欢在QQ空间写博客的男生,但从去年的10月份开始已经没有再写了(呵呵,我说了不看他的QQ空间就一定会做到的,我是在网上从别的途径知道),这个很喜欢在QQ空间自己给自己留言的男生,居然连这些嗜好也没有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听歌,特别是卫兰的歌呢?(呵呵,不许再一次骂我八卦啊)

 

离职之后回到广州,我决定为“阿伯”买奖劵,我天真的希望可以因此而给他带来好运。(他也知道此事,幸亏没有骂我无聊)。但由于近段时间身体实在不好,深居简出,所以只买了两次奖劵。

 

昨天还在朋友面前提起他,说他一个这么好的人怎么好心没有好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呢?我真的很担心他。“小蜜”和嘉怡说:“你自己照顾好你自己再算,我们也很担心你呀。。。。。。”听了真的汗颜,当“小蜜“听到我给那个女人害的事例的时候,眼圈都红了,我知道她是心疼我给人欺负。一向不会骂人的她,只会重复的说着:“那女人真是贱,那女人真是贱。”因为我最近发生太多事,这几个月来都让大家担心,真的抱歉。

 

没有想到第三次为他买奖劵,居然中奖了。知道的时候,我很开心的告知爸爸、妈妈(因为他们也认识他的)、还告诉我姐的儿子(呵呵,他好像当我发神经,没有反应呢)。如果我不是因为不开心、有些问题需要朋友开解的话,我就根本不会出门,那就不会买奖劵,更不会中奖了。如果还是真的发生了,尽管中的金额不大,尽管这个穷困潦倒的女人身上的钱全部是借来的,我还是买了奖劵。

 

我相信他的好运很快会来的,他会很快找到一份好的工作;还有啊,“有空“的时候快点完成国家任务生BB啊。最多到时我免费帮他教孩子(他可别忘了我以前可是一名专业的一级幼儿园老师呀)。呵呵,不过我相信他一定对我这个老师一万个不放心的。

 

我的好运也很快会来的,我会很快找到一份好的工作;那个一次又一次置我于死地的毒女人,我相信大家会很快看到她的真面目的。

 

期待着,期待着。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33815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