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潘

思想与技术创新,引领经济的未来

联商专栏:2020年1月4日,阿里研究院在北京召开第五届年度智库大会,主题为“看清未来:大美好时代”。以笔者的浅薄视野,倾听国际顶级学者的声音,学习未来数字经济时代的企业价值评估思想,受益多多。

1、三点收获

感受这次会议的主旨逻辑严谨,指向清晰,收获有以下三点:

第一、美国未来学家、经济学家、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之一的乔治.吉尔德先生阐述下一个消费时代的密算技术逻辑:思想创新带来技术创新,引领未来经济发展。

这与马云先生说的“因为相信、所以看见”颇有几分相似。英国著名演化经济学家卡萝塔?佩蕾丝带来的观念是,历史证明,技术创新可以有效穿越成功壁垒,实现跨越式发展,并推进生活方式变革。(参见图示)

第二、国务院法制办原副主任张穹在回应新型企业生存环境问题时说道,要依靠大批高科技企业创新发展,诞生新的价值观、新的发展理论,再加上法律体系创新,来保障企业的健康平稳发展。

从社会氛围和政府管理上要支持阿里巴巴这样的高科技企业,推动更多的小企业群体成长。张先生是在运用科学技术生产力的原理,阐述技术创新破解生产关系屏障的思路。

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在发言中描述了阿里巴巴的初心,在发展初期就确定了分享创新成果、带动跨领域草根企业进步的社会担当,用实证说明阿里巴巴作为科技平台,带来的宏观社会生态价值。

第三、普华永道中国合伙人萧健臣,提出了下一个数字化时代的企业价值评价话题,对于数字经济平台的全面影响力衡量和管理,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我们没有相关法规,也没有相关技术评价工具。

萧健臣分析说有GDP之外的价值评估空缺,比如,消费者剩余的评估,社会及自然环境功能的评估,因此,国际上正在探索从经济影响、税务影响、社会影响、环境影响等多维度去评估和衡量数字经济平台的价值和影响力,并描绘了框架思路,非常给力。

据笔者查阅的资料显示,西欧国家已经将消费者剩余涉及的部分指标纳入经济统计范畴,进而纳入下一代企业或平台的社会价值评估,对于中国的相关政府部门、行业或者企业,正在面临全新的发展和评估课题。

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副主任蒋希蘅提出,类似阿里云这样的国际化数字平台,已经进入应用层面,它使数字化企业评估的模型创新和战略增长更具想象空间。

2、三点联想

第一、数字化理论到企业应用的价值链急需规范、通识。目前,阿里、腾讯等创新技术高手打造出了相对超前的企业升级空间,可惜没有被相关企业决策者充分认识,企业决策群体的思想观念远没有跟上技术进步的脚步,很多企业法人止步于阅读和叹息。

与此相关,技术创新形成的新的理论没有得到适应性的提炼和归纳,基本上没有形成公认的应用性理论,新的数据理论到基层应用的价值链条还需要完善。

阿里研究院的专家吕志彬分析指出,思想创新的意义在于,它是从企业的工业经济基层结构转向数字经济平台的关键一环,成败核心在一把手。

首先,要摆脱围绕管理权限和信息传递的传统管理逻辑,构建纵向云系统平台。

其次,运用新的云平台视角,企业组织逐步进入没有硬性隔阂的液态化运营状态,当下无法解决的结构性障碍,都可以较为轻松地替代化解。更重要的是,中层管理者将全部前端化,直接面对客户响应,后台官僚体制将失去存在理由。

最后,在社会化网络条件具备以后,行业组织将大面积推广IOT云技术,企业有可能较好地适应新的数字化产业生态,保持在市场一线生存,带动上下游渠道发展。

第二、零售企业数字化行动非常迟缓。近日有机构发布购物中心企业对于数字化产品应用的调查,大约70%的企业还没有真正进入数字化应用行列,他们希望在几个月期间运用数字化技术改进营销效果,但是不相信数字化新技术可以提速系统化管理效率和团队文化价值观。

这与上面说的数字化创新技术的价值传递方式支离破碎有关,与现有行业中多数企业决策层专业技术素养低,思想僵化落伍、进取活力不足有直接关系,当然也与某些不灵活的体制约束有关。

20%多数字化进程比较活跃的企业,决策团队基本特点是年轻、业务技术素养高、思想活跃、有强烈的进取心,加上适度灵活的管理机制。

这些企业在战略价值观方面,无法因应新的数字化消费需求,对于下一个消费时代可能形成的本土化的消费价值观念、生活方式,缺乏生活提案或执行手帐。

因此,在渠道创新、产品组合创新、消费价值创新等关键环节,难以有效地挖掘消费者潜在需求,无论改造,还是提升,多数是在做表面文章,偷换概念,用调整装修替代经营产品的结构改造,呈现在消费者眼前的依旧是同质化低品质产品和低效率服务。

第三、规范数字化企业评价工具,会促进数字化进程。目前企业衡量绩效的工具是简单实体化的数据统计,新生的网络数字化延伸、波及到的社会大众心理效应、社会群体行为效应还无法计入绩效体系。

很多专家或者企业有心人都在关注一个现象,网络消费究竟因为什么刺激消费行为不断大幅攀高?部分答案或许循此思路可以挖掘得到(参见图示)。

日本有政府部门一项统计调查显示,在收入基本不变、社会环境没有更好、家庭结构没有更新的前提下,家庭消费者生活满足度在提高。究其原因,是消费者剩余在增量,而这一部分是目前统计体系中空缺的。

欧盟部落成员中,已经开始考虑将数字技术创新带来的消费者剩余纳入经济统计范畴。简单地说,网络平台服务给消费者带来的潜在的身心愉悦和行为改变,开始纳入经济绩效评估范畴。

萧健臣展示了下一个数字化消费时代中,企业评价指标体系模型,其中纳入了很多社会环境、人性化生态等大众人格发展指标,这种新的评价体系生成转为规范格式以后,必将推动传统企业的数字化创新发展。

(来源: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 潘玉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联商立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