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潘

为什么日本便利店想做药、药妆店想做吃?


联商专栏:其它零售店办不到的事情,便利店可以办到,比如药店一天提供经营服务时间短,消费者购买药品就很不方便,于是,许多消费者希望便利店销售药品,经营时间长,购买使用方便。特别是带小孩儿的大人、下班晚的白领,承诺24小时提供销售服务的便利店能为消费者解决大问题。

1、便利店在努力经营药品

最近几年,日本几个便利店集团在努力扩大药品经营,到2018年4月底,罗森便利店有180个店经营药品,到2021年3月份,准备扩大到900家店铺。罗森的社长竹増贞信社长说,我们曾经询问顾客,希望店铺销售哪些商品,顾客非常希望我们的店铺销售医药品。

有一个有利的政策条件,就是2009年推行的《改正药事法》(也有简称叫薬機法),具备资质条件的便利店可以经营销售两类医药品:一是感冒药、解热镇痛剂等第二类医药品;二是维生素剂等风险较低的第三类医药品。与此相关,第一类属于医生处方药。

这样说起来,日本的便利店经营药品应该很普遍才对,可是,实际上不是这样。还是以罗森为例,目前只有180家经营药品,店铺数量占比只有1.2%,数量很少。那么7-11是不是很多呢?也不是。同样到今年4月底,只有40个店铺经营药品,全家和药妆店合作的组合型店铺只有51家,到今年2月底,经营药品店铺只有30家,数量占比不到0.5%。

制度方面似乎没有硬性障碍,那么,影响便利店经营药品是主要问题出在哪儿呢?

一个主要问题是“登録販売者”职业资格要求。法律规定,在营业时间一半以上,以便利店为例,24小时营业中,其中12个小时应有具备登录销售者资质的人在岗,要想获得登录销售者资格,必须要有2年的药品销售经验,才能参加考试。对此,罗森的荻原肇部长说,一天要安排三个具备药品销售资质的人在岗,对于公司的人力政策安排,压力太大了。到2018年2月,罗森合计组织了350次药品销售资格考试,1100人参加,600人合格,2018年要组织70次培训班,学员主要是加盟店老板以及从业的主妇员工。随着招聘难度加大,员工年纪大,资格考试难度也加大。

还有一个问题是,需要2年药品销售经验,对于便利店流动性较大的岗位来说,2年时间太长了,一般员工待不住2年就可能转岗了。假如说,对从业经验要求时间短一些,可能考试合格的人数会多一些,经营药品的便利店也会多一些。

有一个自然竞争者,就是药妆店,药妆店的员工基本具备药品销售资质,因此,在便利店缺乏药品销售人的背景下,药妆店的员工岗位竞争力越来越强,特别是加班费,越来越高。

罗森的加盟店老板们认为,便利店销售药品有很强的市场需求,有的老板分析说,现在成本是比较高一些,可是,要是不配置相应资质的员工,药品销售方面一份钱也挣不到。

药妆和便利店一体化复合经营店铺,也有一些难处。比如罗森销售400至600个品目药品,需要设一个专柜,目前无法经营24小时,只好单独分割开来,营业时间为上午10点至晚上22点,便于安排员工,药品经营时间之外,不用安排专项药品经营资质的员工。可是这样一来,顾客购买药品就显得不方便了,不能在全天开门营业时间购买药品,而且药品专柜的利用率降低了。

全家便利店与药妆店组合开店,对于药剂师、登录销售员的资质要求相对比较容易满足,药妆店也能够分享全家便利店的客流量,彼此分享,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这也正是目前便利店用心和药妆店组合经营的内在需求。

2、药妆店在努力做食品

很有意思的是,在便利店追求经营药品的同时,药妆店在追求做食品,加工食品、便当、生鲜食材都想尝试。他们积极和便利店合作设立一体化集合店,自己也有这样一个小算盘。

日本药妆店的业绩规模在2016年已经超过百货店,达到6万多亿日元,2017年底达到6万4916亿日元,目前每年开新店400~500家,行业前景持续看好,其核心产品是化妆品和医药品,毛利高、重复购买率高,人气旺。毫无疑问,假如拥有食品和便利店两个新的武器,药妆店的能力会进一步进阶,由于品种丰富,甚至超过便利店。

2018年6月份,著名药妆店元气(Genky)在福井的东古市店导入生鲜卖场,在卖场入口陈列“蔬菜、肉每日低价”的看板,吸引更多的食品消费者。

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药妆店本来经营强项是医药品、化妆品、杂品,现在要明目张胆地介入食品超市、便利店的经营领域,拓展异业种组合经营。在这个店不仅可以看到冷冻食品,还有便当、日配食品,此外还有青果、蔬菜、鲜鱼、分割精肉等生鲜品,大约250多品种,占地面积大约50平米。附近顾客说,在这里可以买到食品,价格也不贵,就不用去远处的超市啦。就是这样一个理由,连带购买的顾客就会大量增加,来店的频度也会增加,总体客流量增加了,业绩也会提升。

那么,药妆店的竞争者是谁呢?

主要在业内,是那些更强的药品经营者。各个地方的药品经营者都有自己的强势,彼此竞争互不相让。

日本药妆店在商圈的分布,大约平均1万人一个店,在人口较少的岐阜县和福井县,平均6000至7000人就有一个店,密集程度不亚于一二线城市便利店布局。元气药妆店2017年上半年取得最好的收益水平,但是在排列前四位的药妆店中,规模明显偏小,社长藤永贤一说,必须奋起竞争,不然就会被收购。主要对策是加快现有店铺改装,全部引入生鲜品,食品销售占比要从2017年6月的56%增长到2019年底的65%。

药妆店增加食品经营,会有什么风险呢?

主要是毛利下降、损耗上升。药妆店不熟悉生鲜品的运营管理,这是一个短板,而且要有新的投资,对于资本力量也是一个考验。过去,药妆店基本没有库存积压这一说法,也很少产生货损,生鲜品的问题,会增加药妆店的经营压力。

一个很有启发的案例是,药妆行业最大品牌鹤羽(ツルハ)收购了静冈县最大的杏林堂药局,杏林堂的食品销售占比为45%,店铺面积约为1000至3000平米,食品品种更丰富,类似食品超市,收购杏林堂药局,主要目的就是吸收食品经营的经验和智慧。

(作者系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潘玉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禁止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