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

正心

公告

统计

今日访问:12507

总访问量:1110054

日本有娃的家庭什么消费最高?这里有一份调查报告

联商专栏:日本连续两年,年度出生人口低于100万。不愿结婚、不愿生育的简约佛性生活几乎成为社会的问题。带孩子的夫妇上班家庭和主妇在家专门带孩子的家庭,在消费方面有什么不同?

根据日本总务省2017年家庭统计调查公布数据,提出以下分析。

一 基本情况

总消费额看,夫妇上班的略高为33.6万日元,主妇居家为30.6万日元。不管是夫妇上班还是主妇居家,从消费额看,最多的是食品消费,每月都在7.6万到7.7万日元左右。其次是交通通信,4.5万到5.2万日元。

主要差别在,夫妇上班的家庭,在教育(多1.2万)、交通通信消费多(多7千)、杂费(多1.1万)、住房租金少(少2千)。夫妇上班的家庭,社会活动消费较多,职业或工作带来的交往行为,伴生较多的消费,一般来说,这种交往行为也会产生较多回报机会。

二 简要比较

1、食料品消费的对比

两种家庭中,主要消费品种都是外食,占20%多,其次是加工食品和肉类。

主要差别在,夫妇上班家庭的外食(多845日元)、加工食品(多611日元)、酒类(多411日元)、肉类(多317日元)多,蔬菜海藻(少483日元)、乳蛋(少460日元)、水果(少251日元)少。

夫妇上班的家庭,女性月收入在8万日元以上的,家庭消费的外食(1.9万)、加工食品(1.1万)更多。也就是说,很少在家吃饭。与此相关联的是,家庭厨房类商品消费几乎非常少,月均只有几百日元。

这一系列数据就提出了更宽泛的便利性消费的价值需求。怎么更有质量地解决夫妇上班家庭的饮食消费项目?完全依靠便利店可能不够,因为从质量上讲便利店差强人意,其它社会机构有机会参与,包括环境安全性、营养性的考虑。日本经济产业省估计,这部分延伸的价值需求,市场规模大约在6千亿日元,是目前已经开发的6倍。对于一个饱和的市场圈子来说,这个数目不是一个小数。

2、教育消费的对比

夫妇上班家庭教育消费明显高,每月高1.2万日元。相对比较,主要是授课费。其余是补习教育。主要学习途径是私立教育机构,包括民办教育的私塾。

由此不禁想到,是不是夫妇上班,收入比较高,更愿意参加社会学习,支付学习费?日本文部省的点差显示,高收入家庭支付教育费用明显高出平均水平。他们的眼光、体现出来的价值观念是更多的参与社会。也许和中国一样,也有为了让孩子多学习一些英语、手工等技能,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原因在吧。

3、交通通信消费的对比

夫妇上班家庭的汽车、手机、电脑有关的消费明显高。其中,通信较多(多2526日元),汽车购买相关(多2千日元)、汽车维护保养(多3千日元)明显偏多。而自行车的购买等消费就明显偏少(少412日元)。

按照高额耐用消费品统计比较口径,也是夫妇上班家庭的支出更多一些。在2014年的统计时,同样的带子女的4人家庭中,夫妇上班家庭的汽车、摩托、通信设备等都明显多于只有一个人上班的家庭。前后比较看这个特点没有变化,而且其趋势在扩大,说明夫妇上班家庭的交通、社会交往的需求明显高于主妇居家的家庭。

这个基本的就业出行特点,反映出夫妇上班家庭的价值观更开放、社会化程度更高或者社会行为的活跃度高。即使在中国,这个对比趋势也是比较明显的。

还有一种情况是,部分家庭经济条件优越的主妇,不用外出上班也可以享受很好的社交平台,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但从统计数据结构看不出这一特征,说明在日本社会中这也是很少数人群。

4、其他项目消费比较

其他类消费项目,夫妇上班家庭也是明显要多一些,总体多1.1万日元。各类社会交际杂费多4324日元,其他差异主要表现在信仰祭品、奉献、美容理发、赠礼、食品等方面。

交际费用是夫妇上班家庭不可避免的一大项消费,而且很难具体统计。2017年日本总务省想要通过速报形式在网上登记统计,实施起来也是很难。这项费用表现出多种行为选择的可能性,表达出社会人的思想和心理的活跃程度。

三、简要分析

1、按照“理智+大五人格”模型,分析日本的带孩子家庭消费心理,大体上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一是理智型占上风,月度平均消费总额不高,食品为主,而且,食品消费额为7万日元上下,不算高。从结构看,基本是日常消费品,而且以便利店外买(外食)为主。

二是颠覆传统的我们曾经认为日本家庭以外消费很多、交际费很高的印象。从数据统计调查看并不明显,就算统计调查有一定偏差,也不像是我们的印象中那么夸张。因此说我们的印象是有偏差的,外向型开放性消费在日本带孩子家庭中并不明显。

三是夫妇上班的家庭社会交际、往来的费用偏高一些,主要体现在交通、通信、少量交际费。在教育方面投入见多,这一点和中国家庭类似点,夫妇上班收入可能偏高,投入在教育上的费用也多一些。

2、带孩子的家庭,夫妇上班是受到政府鼓励的,这一点与劳动力缺乏有关。

日本提出“促进女性活跃”政策已经有5年了,用意是鼓励女性参与社会工作。不过,由此带来的问题是上班工作和带孩子有一些不适应。日本家庭很少有自家老人(姥姥、奶奶)带孩子的说法,夫妇上班的家庭带孩子的压力更大。所以,他们更重视便利性,包括缩短时间、简化消费方式、第三方代理等。

这种生活现实产生的消费价值观趋势是越来越选择简约、便利、适合的生活方式,包括最具女性特点的化妆品消费、内衣消费等也在逐渐减少。

有日本研究机构认为,目前,具体细致地考察不同行业、不同地区的带孩子家庭中,夫妇昂办和主妇居家不同类型消费价值观还缺乏深度研究,在有针对性提出满足需求的产品方面,做的还很不够。

(来源:联商网专栏作者 潘玉明,禁止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