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潘

20年来,中国零售服务从模仿到自新,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创新、生存、发展的道路。
与大丸集团、高岛屋等百货集团对比,三越伊势丹业种单一、盈利能力最差。
疫情,揭开浮华,显露经营本色。
疫情下,银座六商户大量退出的现象也反映了城市核心区商业店铺的聚客价值在快速转变。
由于疫情影响,远程工作模式普及化,服装店铺业绩快速下降。
全家将聚焦“产品开发”,“利用便利性”和“亲切的商店”这三个经营方向。
店铺服务质量评价要建立长期工作策略,改变短期应付的消极态度,认真检查整改涉及到内在管理要素。
商业环境中的员工和顾客都面临很大的心理压力,应积极引入主题商环境场景设计作品,疏解员工和顾客的心理压力,提高商环境的人文价值。
2021年零售企业应该进一步做好多种经营,放水养鱼、各显神通。
疫情致日本观光业被毁,创生或寄望中国大陆游客。
不仅是家居业界,整个商业零售市场都进入瓜分市场规模的新时刻。
2020年对于百货商场是雪上加霜。
松屋面临的问题和选择思路,和中国传统百货店非常相似。
NITORI要举全力争取在中国获得事业成功。
丸井不再是百货店模式,充其量是有部分零售业务的综合商业企业。
这次组合模式,沿用了东京上野松坂屋改造思路。
零售经营者需要关注消费安全度变化,并积极调试经营销售心态。
在数据化面前,日本服装企业面临的课题或者说难题,其实也是我们面临的课题。
视野开阔、无私无畏、主动创新,是他们的活力源泉。
百货店想活命,就要痛下决心更新产品内容、甚至更新业务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