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玉商业预报

林尚玉

公告

「联商网」COO、「长亭外」亭主、「星巴克中杯事件」当事人


尚玉博览联商,遍访中国零售优秀企业与高管,每周一次行业重要事件看法与趋势预说。


以顾客为中心,融合国际、国内、业态、城市、顾客,和你一起关注零售财富流动、从业者心力沉浮。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715

总访问量:9518509

  银行或延迟降低特约商户手续费率的消息近日引发热议。由国家发改委牵头拟定并经国务院审批通过,降低商户刷卡费率的方案早在今年5月通过,此后进入长达四月的沉默期,银行迟迟未响应。16日,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中国烹饪协会等纷纷呼吁,请银行从速出台对应费率并执行,支持促进内需消费;银协称尚未正式收到文件,且多有苦衷。   寄希望于发改委等有关部门照顾和银行让利的中国零售业,实在不算痛快。上一次集中呼吁是2011年,促成了这次的下调方案(平均约20%-30%);更早的一次在2004年了,那一年深圳市零售商集体罢刷。金融业多是国企,“共和国长子”,各大商业银行销售规模与行长政治地位更非微利零售业和企业家
  汇源果汁官方20日正式回应商标合同纠纷案,对子公司北京汇源果汁饮用水公司总经理、汇源集团法人代表朱胜彪与云南卡瓦格博公司董事长祝强私订合同做出说明。朱胜彪还是汇源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朱新礼的侄子。汇源方面称原先签订合同有效,但对方存在违约,故要求终止合同,并保留起诉权;而祝强则认为自己上当受骗,索赔相关损失千万,又爆料称同样在商标授权签约中被骗的国内企业还有28家。   商标争锋事件尚未尘埃落定,但脉络大致可辨,暂不论其内部管理漏洞或上市公司规范化经营挑战。谈谈商标案主角朱胜彪的作用和定位,都意味深长,似是汇源集团朱新礼“接班人”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朱新礼是中国民营企业家里少有公开
  星巴克杭州灵隐店22日开张当日,我在杭州滨江X店度过了午后4小时。想来颇为有趣,索性整理分享。相关感受和在场的换位思考,多关乎星巴克运营特色、咖啡馆与消费者关系。   因为门店墙壁是落地的玻璃钢构窗,大老远看到一楼坐满人。我和朋友交换意见,他说,二楼应该会有很多人,你看一楼都坐满了。我说未必,好多人不上二楼的。   13:30,开始点单,他说了一份焦糖玛奇朵,先去楼上寻位。我看收银台后方的咖啡品目,发现有一种咖啡只要20元,原来是从未喝过的新鲜调制咖啡,想试试。身后的男子往前凑,问起月饼。女服务员问,“请问两位是一起的吗?”我答不是,她就对那位客人说,“不好意思,请你稍等,这位客人先来
  由多家曾多年服务宜家的供应商联合自立门户,试图克隆宜家家居门店模式,16日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开出嘉宜美家居连锁商超首店。此前有消息称,供应商遭宜家盘剥,部分厂商无利可图,比如嘉宜美发起人之一的某木业公司董事长此前曾任宜家供应商联合会会长;而宜家曾委婉表示,相关供应商合作最近出现产品质量问题导致押款和部分解约。   用时髦的话说,这叫“逆袭”,若契合今年的零供关系基调,这回是部分本土供应商大胆对跨国连锁企业说“不”。那么,真有这么简单吗,它的意义和启示何在?   我不看好嘉宜美,先天不足。从某种程度上说,喊“彼可取而代之”多夸夸其谈,少有楚霸王项羽之业,即使是他,仍有乌江之刎,虽勇猛无匹
  情感栏目在各大都市媒体常年不衰,如杭州某电台“孤山夜话”栏目一播就是几十年,卓文君当垆卖酒和梁祝故事更流传千年,多是爱情的力量。联商网隔三岔五发一些有关部门调节零供关系的新闻,譬如9月19日,商务部称“76家大型零售商违规收费2.8亿”,多好的“商业爱情”波折故事呀!   笔者曾四次撰文(详情附后),建议有关部门高抬贵手,让市场化调节发展中的中国特色零供关系。它确需完善,但这关系和相处乃“恋爱”磨合,本就没有多少公平可言,只是你情我愿,政府该监督的是“婚姻”暨各类规范的商贸流通政策与配套措施,而非强行介入商务谈判,非要强势零售商“改过自新”。   实际上,谁都清楚,这76家涉及进场费相
  可口可乐近日拒兑10万个“揭盖赢奖”饮料瓶盖惹争议。据悉,同时拥有10万枚瓶盖的贺先生,花了14万元雇其所在的南宁某回收站工人收集,可口可乐广西公司则称其非消费者,不具备兑奖资格。网间讨论称,可口可乐要讲诚信需兑现者有之,感慨贺先生偷鸡不成蚀把米者有之。   贺先生是一个非典型性消费者,但它总算是个消费者,相关权益受法律保障,他间接汇总了大量直接消费者的兑奖机会。稍演绎,可借鉴的案例就是百货业遇“黄牛”了,商家再不愿,也只能在促销时紧盯黄牛与顾客交易,或活动时公告限购,而不能在事后拒绝向黄牛传递利益。可口可乐公司也并非心疼兑奖价值十几万元的东西,它担心这个职业玩家级消费者影响了活动效果。
  新顾客的意思,基本上还没有买过东西,是店员不熟悉的个体或群体,彼此尚未建立商品交易关系、信任基础。企业做新顾客营销推广的成本固然高,但把新顾客从眼前“推开”的做法就很遗憾了。如果店员因为不耐烦或看不起顾客、相关交易标的而没有好脸色,就需要检讨了。倘若又涉及竞争业态或新旧模式,这其中的店员待客之道更值斟酌。   我来说个买药的真实故事、评价和建议。   昨天上午,因为上火导致口腔溃疡就诊,去杭州市一医只挂到了下午的口腔科门诊号,因为需要四小时等候,于是四处逛逛。到了河坊街一带,想起某老字号中药堂平日不简单供应的免费凉茶供应,就过去。到了那里,发现没有供应,写着“休息时间暂停供应”。我咽了
  北京市安监局执法检查总队14日表示:9月11-12日,市区两级安监管部门共组成40余个执法组,对全市95家如家连锁酒店进行集中执法检查,共发现各类安全问题和隐患230项,下达限期整改指令书77份,拟立案处罚7家。同时期的北京市专项执法中,35家物美超市有安全隐患78项,责令整改指令书27份,拟立案处罚5家。   数据只是数据,历史惊人的相似。北京市安监局、消防局去年对全市79家如家店进行消防检查,共发现各类消防安全问题83件,依法责令当场整改38处,实施临时查封3家。   重要的是到底有没有整治,是否整治完毕,是如家屡教不改,还是有关部门过于苛求!   网友意见纷纭,怀疑公权力,“一
  魏源1842年编著《海国图志》一书,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成为晚清洋务运动口号。70年过去了,“抵制日货”活动仍不时有群体性冲动。   西安仙岛居酒店13日改名“钓鱼岛酒店”,酒店门头及走廊墙壁广告上有“中国钓鱼岛真诚欢迎您的到来!”“游山游水游天地间,爱国爱家爱钓鱼岛”等字样。据酒店经理任先生介绍,这酒店是一年前开的,当时就想叫这个名字,工商局不批,后来只好叫仙岛居,最近又申请下来了。据查,该店开张时用过一段时间钓鱼岛的招牌,此后念念不忘,包括今年4月与大众点评网合作的团购活动中,还特地备注为“原钓鱼岛·酒店”。   商人逢迎舆情,是对商业经营的投机取巧。近日因日本“购岛”事件,部
  广东省人大网3日公布《广东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办法(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首次以地方立法约束服务业等以促进环保节能,其中第28条规定“餐饮、娱乐、宾馆等服务性行业不得向消费者无偿或变相无偿提供牙膏、牙刷、拖鞋等一次性消费品,违者将被处以一万元以下罚款并责令整改”。迅速引发舆论关注。   对广东此项立法效用、动机持保留意见,这像是变相“限漱令”。我很难不想到商超业“限塑令”,以及对中国商贸业有关立法、活动号召轻急缓重和客观配套建设的担忧。   若为消费者着想,其实他们更关心的是卫生状况,今年多次曝光多家经济型酒店浴巾等洗涤不当。为什么不能用一次性用品
  北京某媒体近日报道称,在记者走访调研的沃尔玛、物美、超市发等超市连锁旗下部分门店,发现店家下班前“最后一小时”的服务大打折扣,而那时在场的顾客颇感不便。有不少现场照片和描述表现门店生鲜区员工提前下班或其他区域提前收拾等。有批评、督促之意。   令人心疼。超市营业员的心愿很简单:上班一天了,心想哪怕能早一点点下班,在比大部分人都晚的下班前半小时开始收拾的话,营业时间结束后能尽快离开,比如晚上十点、九点半甚至十一点,次日可能又是六点出门。消费者当然有权要求超市提供更好服务,他们不会一整天都在或常常来,他们花时间和期待进来,要买些东西,自然需要配套服务。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超市业全年无休
  上海淮海路永新百货即将闭店,由优衣库接手的消息近日传出。引发行业关注,有人觉得可惜了,“今年百货闭店潮要来了吗?”;也有分析认为,“互联网时代,永新关店是迟早的,它甚至没有官网,而优衣库的中国网店早在09年就开张,每天能卖几千件衣服。”   优衣库在中国这个“关注日本趋势的消费者市场”,已经开出了141家店铺。据悉,这次可能接手的永新百货店铺面积一万平米,计划开出其中国面积最大的全球旗舰店。这个90%商品中国造的日本企业,创始人柳井正因为它的高度发展而成为日本首富。   三件事值得一说。首先,是中国百货业遇到困难吗,永新百货为什么不能做成现代百货或转让给百货连锁公司?其次,优衣库在中国
  青岛某媒体报道,今年全市预计月饼销量在100万粒,卖场促销战渐入中后期,价格低至三五折有之。这是超市学百货业买赠促销活动里最不好的一点,明码漫天报价、假装落地促销。   古代有个成语叫“买椟还珠”,楚国商人为了把珠宝卖个好价钱,精心做了能散发香味的名贵木盒;郑国某人,问明价格后付钱,最后拿了盒子,把珠宝留给楚商。如今的月饼盒,包装盒快赶上那个椟了,但此“珠”却万万比不上彼珠的:豪华包装及各式搭售成风,真正关心和保证月饼品质、性价比和中秋文化的厂商并不多见。   长此以往,厂家心思就不在月饼品质,商家营销也不顾更好的消费需求。   只是一粒月饼,没必要把上好的茶叶、葡萄酒甚至扬州三把刀
  前空姐李某的淘宝网店因经营代购日韩进口化妆品逃税百万,被判刑11年,近日引网络热议。许多网友及个别律师等专业人士持同情、谅解态度,觉得“量刑过重”。其实没有确凿证据和明细,这百万到底只是关税(10%左右),还是包括消费税30%、增值税17%在内的所有预期进口化妆品税负?进口化妆品的高税负一直是推高内地售价的重要因素。淘宝代购店初步解决的市场需求是:消费者希望买到更便宜的进口正品。   而就在9月6日,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司长王受文表示,“针对海外产品在华价格高于国外导致消费者流失这一现象,商务部拟鼓励国内企业发展直购式消费平台减少中间环节”。   这个案例,合法不合理。前空姐李某有“三冤”
  今麦郎涉嫌过期产品涂改生产日期送回超市,9月5日被沈阳工商部门查处的消息传出。距离某供应商业务员修改沃尔玛杭州2000袋生粉生产日期的查处时间不到一周,跟蒙牛义乌浦江3000箱临期牛奶生产日期遭改晚6个月的爆料也不过半月。   今年2月起,国家工商总局要求超市对即将过期食品作出醒目提示。孰不知,竟有这么多明示的生产日期是假的,瞒过了超市,欺骗广大消费者!这就是一锅粥了,影响零供关系,又如何向消费者提供信得过的商品?   这三个案例的共同处,都是违规改动食品生产日期。差异的地方在于,包括今麦郎在内的方便面生产销售企业,只要有台湾康师傅在,生意都不好做。那怎么办呢?改日期就是最笨的一种办法
  美国苹果公司iPhone5将亮相9月12日特别媒体发布会的消息不胫而走。所谓消息便是暗示:媒体邀请函上“12”的水印倒影“5”。   人们几乎不再缅怀9.11,也不再关心9.10教师节。今年9.12,是果粉的节日——而中国果粉何其多。   iPhone5上市前,因各处预售报价普遍高于六千元,在各类网站标题上出现的这一类:“果粉,你准备好肾了吗”“收肾,详情拨打10086”“两个肾都买不起一个iPhone5”。是不是说起来很爽?其实有违人道:一件因买iPhone5而卖肾的少年极端事件,被拿来随意比方和再度传播。从某种程度上看,这是社会对此类事件的冷漠,iPhone令人疯狂,看客狂欢。
  4日下午,在武汉出差的杨先生因见肯德基一店员未带手套制作汉堡,要求赔偿未果后,一气之下欲掏14万多元购买2000份外带全家桶,放到店前展示警示市民。不过店方卖出22份后,拒绝再卖。杨先生把22份全家桶摆在店门口,并拉起多条横幅如“肯德基违规操作”“肯德基卫生安全有问题”等,现场风波持续了五六个小时,继而蔓延至互联网。   如果买不起22份全家桶,不舍得付这1628元,更不用说花十几万元买2000份那样大手笔和浪费,还会引起如此网络热议与媒体关注,当地工商迅速介入,门店员工与其他消费者为之震惊吗?   半月前,也是武汉,武汉市某领导视察时,某西饼店应对不当,当天被停业整顿,那是行政权侵商
  前阵子电商大战,京东商城主挑苏宁易购,国美迟疑半天后加入。网上许多人感慨,“怀念一个人”。   他们说的是黄光裕。   国美电器比任何人都需要他。这种感觉,难免令人联想起一些故事:头儿在里面,其他弟兄在外翘首以待,积极动员施救等,譬如《变形金刚》里的威震天。可惜黄光裕没那么好的运气,不仅被牢狱禁锢,毕生心血所系的国美电器控制权还差点在陈晓时代失手。他还有十年,国美等得起吗?   近期,国美电器公布2012年上半年业绩。上半年,国美收入达到231.26亿元,较去年同期下跌22.4%;期内亏损5.01亿元,这是三年半来首次亏损。3日,国美副总裁何阳青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国美在中国电器零售未
  宝姿(Ports)近日发布2012半年中期报,报告显示纯利减26.9%,遭花旗、摩通等机构调低评级。国泰君安更分析指出,该业绩大幅低于预期,主要由于销售疲弱、政府补贴下降以及存货拨备大幅上升;因更低的销售但是更高的费用预测、管理层执行力不强,在过往数年看不到公司能跑赢同行,也不预期公司在可见的将来可以跑赢同行。   在当前经济形势与消费格局,品牌商纯利下降,再正常不过,尤其是香港老板在大陆做“国际品牌”的宝姿。   截至2012年6月底,以女装为主的宝姿公司零售店铺为381 家,较去年底减少8家。1994年宝姿以200万英镑出售英国业务并进入中国市场,中国业务占全球业务60%以上。而在
  8月31日,真功夫创始人蔡达标在广州市天河区法院首次开庭受审,被控犯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抽逃出资罪,其他四位被告人:蔡亮标(蔡达标弟弟)、李跃义(蔡达标大妹夫)、洪人刚(财务副总裁)、丁伟琴(总裁助理)等高管。因案情复杂,庭审持续近11个小时,未当庭宣判。蔡达标否认指控。   这个商业纷争、股权与婚姻案,注定成为中国连锁经营和民营企业家沉沦之痛。蔡达标固然可能“为解决企业经营僵局而引入外部投资”,是为企业未来发展;共同创始人、妻弟潘宇海“因遭排挤”而后发制人亦在情理之中。   真功夫由蔡达标与潘宇海在1994年共同创办,18年后功成名就却祸起萧墙。典型事件有:2006年蔡达标与其妻潘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