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国建老师专栏

顾国建

公告

顾国建先生为上海商学院教授,是国内知名的零售业专家,对连锁商业深有研究,创办有上海联索经营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上海连锁经营进修学院,为中国连锁业提供咨询和培训。电话:021-64698764传真:021-64698994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2271号205室邮编:200235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3036

总访问量:4452656

生命的态度

9月3日,是我们上海财大贸易经济系的79届校友同窗40周年的纪念日,为此大家共聚在地中海辉煌号邮轮上,用5天4夜的时间共叙同窗同学之情,激动万分!文革后恢复高考,我们这一届大学生是第三届,同学中年龄最大的历届生和应届生相差了12岁,整整一个生肖年轮!

大部分同窗同学都已经退了休,还有一些年龄较小的同学也将在4年之后退休,时间真快啊!40年前的我们恰同学少年意气风发,如今大都进入了老年,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同学们面前,如何对待老年的自己,如何对待进入倒数计时的生命岁月?

20年后再相会 

同学中的乐观派发表宣言,20年后大家一定要再来相会,纪念同窗同学一个甲子年!生活水平的提高、医疗保障水平的提高,在上海这样一个平均年龄已经达到83.63岁的城市里,20年后老同学再相会只能说几率很高,但期望值不能太高,天有不测风云。 活好当下是最有意义的,过好每一天的自己,最大的意义是在于去做一些你一直想去做,但一直没有去做的事情!包括儿时的梦想、年轻时不曾表白的心迹、壮年时未尽的事业、一些始终不得其解事情缘由的探究、走遍天下…… 不要等到老去,不能动时才想到去做,时光不再。 

智能机器人伴我同来 

也有同学提出,20年后如果走不动了,可以让智能机器人“伴我同来”,极好的期待,也许真的能够实现。百度上说,“利用人工智能技术以及互联网平台,让人工智能与传统行业、新型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生态”。大家都把人工智能技术聚焦在生产方面,这是十分片面的! 

就上海这个超级老龄化城市而言,按户籍人口计算,超过65岁以上的老年人有366万,超过6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500多万,作为其中的一员,我们的迫切需求是,能有一个智能机器人帮家里做饭洗衣,打扫房间,说说话,读书读报,打打牌和麻将,腿脚不灵便时可以扶你、背你、手推车推你出去走走,端屎端尿…… 

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曾做过一个社区老人的调查,对能完成以上服务功能的智能机器人,每一个老人都表示了极大的需求期待。对于智能机器人的价格,退休金不高的退休工人,愿意接受的价格是10万元。按2个老年人平均使用一个智能机器人来算,在上海市场智能机器人的产值就达好几亿元,如果从全国来统计,这是市场就是万亿级的市场。
中国的市场现在进入了需求拉动的时代,对一个全面进入老龄化的国家来说,先进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应该考虑优先运用于消费需求,特别是老年市场的需求。现在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社区老人助餐点、社区养老,以及其他的赢利性养老院等等,但这些都做不到对全体老人的普惠制,从人工智能技术的角度思考也许是一个出路!
上海已经拥有人工智能核心企业1000余家,泛人工智能企业超过3000家,以上海几百万老年人的需求市场为依托,创造出一个万亿级的新市场,应该成为上海优先发展的战略。要知道,上海的老年人群体是全国最优质的老年人消费群体,消费观念新潮,储蓄较为丰厚,见多识广,人工智能机器人进入家庭,上海是首选的城市。
法律(安乐死法)保证我有尊严地告别世界

更有一些同学非常极端地提出这样的观点,“如果到了年老气衰,已经不能有尊严地活下去,希望对自己实施安乐死,并希望国家要颁布《安乐死法》”,我到认为,这种观点是理性和理智的,周总理的夫人邓颖超生前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有尊严地死去,这是人的生命权利的重要诉求,社会要给予关注,但需要法律的保障,我们国家能通过《安乐死法》吗? 

现在上海的退休人群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把不动产留给子女,把钱留给自己倒数计时用完!”这是说法不但得到许多老人们的认同,还得到不少孩子们的认同。现在老年人的消费观念已经开始觉醒,当60后进入退休老人群时,中国老年人传统的消费观念也许会有大的质变。但把钱倒数计时用完,这将是一道人生最难做的算术题啊! 

邮轮印象和盈利模式新招数 

邮轮上的游客80%以上是老年人,大多为夫妻同行或朋友结伴同行,这个现象从数据上验证着中国老年人消费观的改变。中国人有一句老话,“乘走的动时多走走”,当中国老人消费观念改变时,他们开始走向世界,一个同窗同学在退休后的两年里,就周游了20多个国家,有一股与生命赛跑的味道,实在了得。 

有一个现象特别值得关注,我发现老人们在邮轮上吃自助餐的劲头很足,一般会比在家里多吃了许多,除了不能吃亏这个传统理念作用之外,给到老年人更大的选择空间是重要原因,更大的选择空间和自由空间应该要成为养老服务设施和服务项目今后要考虑的重点。 

邮轮经济这几年在中国大热了起来,据船长说,他们的邮轮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在过去的5年里增长了8倍之多!目前,许多价格在1万元之上的邮轮都离开了中国,因为中国的消费者还不适应优雅的高消费,剩下的都是4-5千元游资的邮轮,我在想它怎么能挣到钱呢? 

后来发现,邮轮的盈利模式是一种“关起门来打狗”的模式,除了免税商店和赌场是其盈利点之外,还有提供高昂的无线网络服务,比如一个能发微信、发照片、视频电话的Wi-Fi,收费高达100美元,平均每天180元人民币,还只能在一个移动设备上使用。

另外,就是岸上购物,在日本冲绳那霸,用大巴车把游客带到指定的免税店购物,时间安排的非常之紧,使游客根本没有时间去别的商店购物,买回来的商品竟然要比日本一般的商店贵了许多,有些甚至要高出40%!日本观光厅的职员告诉我,这样的购物安排不归他们管,都是邮轮与海关之间的安排,商业的本质是利益分配机制的安排,经典!

零售业在本土市场实现国际化,日本零售业是典范 

零售业国际化有两种,一是把商店开到国外去,二是在本国开店通过国际游客的购买带出实现国际化,应该说,日本零售店里的许多商品对中国人来说是最适用的,打开从日本回国中国游客的旅行箱,里面最多的是来自于药妆店的商品,2018年中国游客在日本药妆商店购买回国的商品就高达400多亿人民币。 

相比日本,中国零售业第二种国际化的形式和内容都做得极差!虽然中国是个制造业大国!现在国内开始推出“三同”商品,即出口企业按同线(生产线)、同标(标准)和同质(质量)生产内销和外销商品,但成效依然不大,中国的零售店里的商品还是没有显示出中国制造实力,更谈不上性价比。 

问题主要还是出在零售环节,看一下的日本法律规定,零售商不能向供应商收取通道费、不能要求供应商派出促销人员等,这些法律保证了零售商要依靠自己的经营能力盈利,日本流通业的现状是,从零售到批发再到制造商,大家都一致以顾客需求为目标不断地开发出新的商品,不但满足了日本消费者需求,还满足了国际游客的需求,特别是中国游客的需求。所以,提升国货的市场地位还是要从流通立法抓起。

中国向日本社会学习什么? 

邮轮停靠日本冲绳那霸码头,可以说那霸是日本最不发达的地区,但有些东西还是留下了深刻印象,比如,商业作为紧急状况下的公共服务设施功能,日本有许多自动售货机,主要售卖水和各式饮料,当社会进入紧急状态时,自动售货机会自动开启,免费向人们提供水和饮料。 

又比如,日本的法律规定,便利店有义务为任何人提供紧急避难的要求,而且便利店的警报装置是与警视厅联网的,日本国家的安全系数高是与零售业的社会功能紧密相关的。另外,日本的两大产品的普及化极大地提高了国民的健康水平,一是电子坐便器的普及大大降低了妇女病的发病率,卫生纸的可溶性大大降低了环境污染。 

日本是世界上最早进入老年化社会的国家之一,就零售业而言,转型向老年人提供服务已经成为基本的共识和趋势,日本的便利店已经成为了老年人的食堂和客厅,成为老年人与社会交流的中心,这才是零售业对生命的尊重! 

反观中国,特别是便利店最发达的上海,便利店几乎没有对老年化社会的到来做出任何适应性和引导性举措,但在向供应商收取费用上已经超过大卖场,成为大卖场的变种!这是需要向它们提出特别警示的!

(来源:零售顾事 文/联商特约专栏作者、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所长顾国建,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联商立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顾国建。

上一篇:另眼看新零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