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跃龙

闫跃龙

公告

在通信知名媒体工作超过6 年,担任总编;在京东工作超过5 年,
对互联网、通信、IT 等行业有深入了解和独特观点。擅长撰写深度文章、评论文章,文章不
仅传递观点,而且还能让读者获益。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49

总访问量:2101814

阿里巴巴全资收购饿了么,美团怎么看?

4月2日,互联网行业最大的新闻莫过于阿里巴巴以95亿美元完成对饿了么的全资收购。对此,饿了么老对手美团外卖回应称,“感谢老朋友的多年相伴,欢迎新同学的如约到场,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中国外卖市场规模已突破3000亿元,全球领先。这是双方多年努力,在竞争中改善用户体验做大行业的共赢结果。风物长宜放眼量,世界上没什么事是一单外卖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单。”


从这种回应里可以看到,现在,王兴很淡定,也许他心里也有不少感叹。因为阿里巴巴全资收购饿了么,恰恰证明了美团的战略是成功的,这种收购是不得已而为之,而收购之后也将复制美团所走过的路。



马云很生气,王兴很淡定


从收购的金额可以看到,阿里巴巴很焦虑。95亿美元的数字意味着,马云用近乎翻倍的价格,买下的是在外卖市场上尚不占绝对优势,且资金缺口极大的公司。上轮融资完成后,饿了么仅估值50到60亿美元,半年前的百度外卖加糯米并入饿了吗也不到10亿美元。


事实上,在饿了么在收购百度外卖后,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据媒体报道,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融合遇到了很多问题,出现了代理商声讨、配送员停摆、用户流失等危机,百度外卖在外卖市场的市场份额则一路下跌。Questmobile公布的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显示,美团外卖是新安装整体情况(活跃数、转化率、留存率)最好的独立APP。最近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显示,美团外卖的国内市场份额为62%,位列行业第一,这些都反映出了美团和饿了么在外卖市场的实力对比。


所以,阿里巴巴为何最终全资收购饿了么,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饿了么在收购百度外卖后,没有成功抵挡住美团的凶猛攻势,不得已,阿里巴巴必须亲自上阵。


而且,从收购的价格来看,也证明了外卖市场的重要性,这简直是从侧面印证了美团的价值!因为,饿了么只做到家的外卖业务都值这么多钱,那么涵盖到店、到家、旅行、出行的美团估值只有300亿美元,实在是有大大的提升空间,王兴绝对是要高兴地笑出声来了!



饿了么和美团,为何命运如此天壤之别?


时间倒回到几年前,饿了么和美团,张旭豪和王兴,还都是在外卖市场平起平坐的对手。但是现在,一个被阿里巴巴收购,铁定是拿了钱出局;另一个则立足外卖,不断向外扩张自己的边界,正在构建起一个庞大的人连接服务的帝国。


为何命运如此天壤之别?我认为,秘密就在于现在的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单纯的局限在一个领域的垂直公司是没有前途的,只有像美团这样连接了众多第三方资源的超级平台才能生存。


饿了么的战略是聚焦外卖业务,按照张旭豪的观点是“重度垂直一定要围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张旭豪眼睁睁看着美团不断扩展自己的边界,后来,估计张旭豪也有多元化的念头时,已经晚了,因为阿里巴巴入股了饿了么,阿里巴巴自己有到家业务的口碑,饿了么已经无法像美团那样游刃有余地扩张了。


美团则基于外卖业务,不断通过链接第三方资源向外扩张,从到家扩张到到店,再到针对餐饮企业的全链条服务,然后将服务餐饮行业的经验和能力,复制到酒店、旅游、电影、门票、出行等诸多领域,在扩张中不断构筑起深深的壁垒和护城河。


知名投资人、今日资本的徐新曾经提出过一个“超级平台”的理论,她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了区域地头蛇,所有竞争都是全国性战役,所有生意都集中在手机APP上,而且消费者越来越懒。在用户访谈中,徐新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用户主动下载APP不超过20个,如果你不能成为这20个APP之一,你的获客成本会非常高,最后只能出局。


换句话说,这个新的时代,互联网企业要么做大,要么出局,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外卖市场如此,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移动支付等等,无不是如此。


有意思的是,阿里巴巴全资收购饿了么后的做法,也是复制美团的路径。在阿里巴巴CEO张勇的内部信中说,“饿了么领先的外卖服务将与口碑的到店服务一起,为阿里生态拓展全新的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看到了吧,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所希望构建的,也是类似美团点评一样,建立一个本地生活服务的帝国。


这又一次印证了美团的扩张路径是正确的。



滴滴与美团是否会上演同样的故事?


外卖市场的竞争翻开了新的篇章,在出行领域,类似的故事也在上演。


滴滴和美团打车最近在上海打得热火朝天,这两个公司,一个是聚焦出行领域的垂直公司,一个是做吃喝玩乐行的一站式服务公司。这种出身,决定了从一开始这种竞争是不对等的,出行是滴滴的命,而对于美团来说,则只是庞大本地生活服务的一部分。


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认为,互联网公司的模式可以统统归为网络协同或者数据智能,如果占其一,就可以实现单轮突破,如果两个都占据,将能实现双轮突破,形成爆破态势。网络协同可以认为是“互联网”,关键词是连接,当你连接的供需方越多,网络协同的规模越大;数据智能可以认为是“人工智能”,关键词是精准,当使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时,供需双方可以快速、精准匹配。


这和徐新的超级平台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于美团来说,围绕吃喝玩乐行连接了越来越多的第三方资源,更重要的是,这些连接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指数级的增加,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是能够产生协同效应的。例如,美团打车的“打车”功能,可以让用户在美团搜索本地餐饮商户信息时,可以直接通过商家主页面的“打车”入口,跳转到打车服务,不用再手动输入起始地址,这就是一种协同。同样,美团点评在为一个餐饮商家和一个牙科诊所、一个美甲店提供开业选址、收银、外卖、营销运营等服务时,内核其实并无不同。这种协同效应带来的竞争力是很可怕的,如果再加上数据智能,美团的超级平台将更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从这个角度来看,滴滴做外卖的思路是对的,因为单纯的出行很难有竞争壁垒,只是外卖市场已经格局已定,留给滴滴的时间不多了。


这个时代,再无什么小而美和重度垂直,要么像美团那样成为超级平台,要么像饿了么被巨头并购,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闫跃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