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跃龙

闫跃龙

公告

在通信知名媒体工作超过6 年,担任总编;在京东工作超过5 年,
对互联网、通信、IT 等行业有深入了解和独特观点。擅长撰写深度文章、评论文章,文章不
仅传递观点,而且还能让读者获益。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5566

总访问量:2096776

阿里云的上半场,华为云的下半场

岁末年初,是盘点过去、展望未来的关键节点。今天来说说2017年的云计算行业。


云计算的2017,最大的新闻是华为云的强势进入。2017年3月,华为宣布成立专门负责公有云的Cloud BU,然后又在五个月后将其升级为一级部门,可以说举全华为公司之力来做云计算。


最近,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向华为云BU全体同事发出的2018新年献词引发了业界的关注,这份献词平实、不花哨,但却透露出华为云在云计算领域开疆拓土的雄心,以及Cloud2.0时代的新变局。


进步最快的云背后,是华为的新愿景



华为云BU刚成立的时候,业界普遍认为,华为云将成为云计算领域的最大变量。不到一年过去,这个最大变量不再是“变量”,而是撬动了云计算发展的最大“变局”。


在新年献词中,郑叶来交上了华为云这一年的答卷:华为云的服务从2016年底的10大类45个增加到14大类97个。2017年,华为云发展4家同舟共济合作伙伴,华为云伙伴总数超过1000家、华为云业务实现3倍增长。



在华为轮值CEO胡厚崑的新年献词中,也专门拿出一段来讲述华为云在过去一年的表现,其中提到“自从云BU成立后华为云的用户数、资源使用量都增长了3倍,推出公有云合作伙伴计划,全年发展伙伴超过一千家。”


3倍增长!这个亮眼的成绩说明,华为云刚一出生就风华正茂,虽然不是最大的云,但却是进步最快的云。


这一切的背后,实际上是华为整体的战略变化。2017年底,华为公司总裁任正非在内部讲话中,对华为的愿景进行了重新定义:“华为立志: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


这是一个比较新的提法,以前华为的愿景是“丰富人们的沟通和生活”,现在则是“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其中,专门提到围绕这个愿景,华为各个业务的方向:“带入每个人的就是今天和以后的公众网、智能终端,带入每个家庭的就是今天和以后的家庭网络,带入每个组织的就是企业网络和各种云。”


注意最后这句话,点出了华为云在整个华为大愿景中的地位,华为云的使命是将数字世界带入每个组织,并从数字世界走向智能世界。换言之,华为云就是一个接口、一个桥梁,将华为所有的积累、投资,以云服务的方式提供给组织、企业。


华为轮值CEO胡厚崑在新年献词中,也将云计算业务放到华为未来的战略地位。他认为,“万物感知、万物互联、万物智能”为特征的智能社会即将来临,其中“万物智能是行业知识和信息技术相结合的结果,我们聚焦云计算和大数据人工智能平台、On-Device AI,使能电信网络智能化及各行各业智能化……公有云业务要按既定战略投入,提高产品竞争力,集中精力追求规模增长。”


明白了华为云在华为中的地位,再看看华为在通信设备和终端上的发展轨迹,就知道华为云在2017年成为进步最快的云并不偶然。在通信设备,华为后来居上,成为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提供商;在终端上,华为从名不见经传,短短的几年间就稳居全球前三。


“我们要敢于在这个战略机会窗开启的时期,聚集力量,密集投资,饱和攻击。扑上去,撕开它,纵深发展,横向扩张。”依靠华为的狼性精神,力出一孔,华为云在2017年的高速发展只是开始。


Cloud2.0时代之变,谁是最懂企业的云?


华为云的开疆拓土不是仅靠一腔热情,而是因为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而这条道路最适合Cloud2.0时代的企业需求。


什么是Cloud2.0时代?可以将云计算的应用分为两个阶段,在第一个阶段,主要是创新企业、小微企业等互联网企业在部署云计算,他们从一出生,业务就跑在云上,所以称为云计算的最早尝鲜者;但是,第二个阶段,云计算将向传统的企业和政府拓展,企业或者政府的传统IT架构向云计算迁移,才是云计算部署的攻坚阶段。


Cloud2.0时代比起Cloud1.0时代更加艰难,是因为对于企业来说,云上敏捷的应用与企业传统IT架构之间的冲突。这时候,采用混合云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方案,即企业部分在私有云上,部分在公有云上,同时在私有云和公有云之间进行迁移。


在IDC发布的2018年ICT市场十大预测中,预计到2021年,中国企业在云计算领域的投资约80%来自多云环境。理想的多云架构将会在资源池层面拉通,并具备四个“统一”:统一架构、统一API、统一服务、统一生态。


华为在公有云上是“新手”,但在云计算上,尤其是私有云上,却早已经是中国的第一。华为从一开始,就在公有云的发展上,采取与私有云统一架构,平滑演进、一致体验的设计模式,企业的业务可以高效且自由的部署在公有云或私有云平台之上,相互之间可以迁移和扩容。毫不夸张的说,具备IDC所说的“四个统一”的云服务提供商,可能只有华为。


在Cloud2.0时代,企业向云计算迁移还有两个突出的需求,一个是全堆栈,一个是线上+线下服务。所谓全堆栈,是说企业对于云计算的需求,不仅是计算+存储+网络+安全,而是计算+存储+网络+安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不仅是软件与服务,而是软件+服务+芯片+硬件+生态。


这个需求在现在这样一个人工智能、物联网的时代非常重要,就拿人工智能来说,传统企业上云,不仅是控制成本、提升效率,更是革新商业模式,获得新的盈利增长点的关键。云计算作为数据承载的基础,为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提供了底层支撑,让企业赢得未来智能时代成为可能。面对全新的领域,只有云计算还不够,还需要芯片、硬件、生态等方面的助力,这时候,华为从数字世界到智能世界所积累的资源、能力和经验就尤为重要。


所谓线上+线下服务,是说企业选择云服务供应商的时候,需要的是一个稳定可靠、安全可信、值得信赖的云服务提供商,不仅能够提供线上的服务,也能够提供优质的线下服务,如咨询、迁移、维护。这也是Cloud2.0时代的典型特点,之前互联网企业习惯于线上服务,但是对于更广大的传统企业和政府,只有线上加线下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无论是混合云的需求,全堆栈的需求,还是线上加线下服务的需求,都是华为的强项,华为虽然进入公有云领域较晚,但是却赶上了Cloud2.0时代。在Cloud2.0时代,企业主体变了,从互联网企业变成了传统的企业,需求变了,阿里云等互联网的云服务提供商需要适应,而华为却得心应手。


数据主权觉醒,云服务的边界在哪里?


我有个断言:在Cloud1.0时代,是阿里云等互联网企业的天下;但是在Cloud2.0时代,则是华为云的天下。


之所以有这样的预测,一方面是因为上面说的企业主体和需求的变化;另一方面则是企业数据主权的觉醒。


企业在传统时代,更多的是用传统的方式盈利,但是在部署云计算,进入数字世界、智能世界后,企业将能意识到数据的价值,探索更多新的盈利手段。举例来说,一个家电制造商,传统时代更多的是靠家电硬件的差价来赚钱,但是一旦将业务迁移到云上,进入AI和物联网时代,企业将能意识到数据的价值,从设备为中心到用户为中心,依靠大数据、AI,实现用户的精准画像,进行用户的运营和生命周期管理来获得新的收入。


这时候,企业的数据主权觉醒了!对于阿里云等互联网企业来说,天生就将数据作为最有价值的资产。甚至可以说,阿里云们做云计算,绝对不是仅仅靠卖云计算服务来赚钱,云上积累的数据才是最看重的。但是,这个时候就会产生新的问题:数据到底是归云服务提供商,还是企业客户?这个问题不回答清楚,将会制约阿里云们在Cloud2.0时代的拓展。




在这方面,华为云做了一个令业界吃惊的举动,宣布了“三不原则”,即“上不做应用、下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一些业内人甚至将其称为自杀性的举动,因为他们觉得华为竟然自己给自己设置边界,限制自己,不能想象。


然而,我恰恰认为,在数据主权觉醒的Cloud2.0新时代,华为云的“三不原则”将让其有所为、有所不为,成为最有边界的云,因为舍,所以将能得到客户的信任、合作伙伴的信任,反而会走出更广阔的天地。


“上不做应用”,才能打开接口,吸纳所有创新的业务、应用;“下不碰数据”,承认数据主权归企业客户,帮助企业发掘数据价值;“不做股权投资”,不去培养一帮“亲儿子”,不让亲儿子跟合作伙伴竞争,才能有现在超过3000家的华为云伙伴数量,带来华为云生态的大繁荣。


结束语


总而言之,云计算正在进入全新的Cloud2.0时代,这个时候主体变了,从互联网企业客户到传统的企业和政府客户;需求变了,从线上到线上+线下,从云计算方案到全堆栈服务;对数据的态度变了,开始认识到数据的价值,数据主权觉醒。这个时候,在Cloud1.0时代的互联网云服务商们,将需要适时而变,才能跟上需求。而华为云,虽然后来,但凭借着“最懂企业”、“最守边界”,加上举华为全公司之力,正在成为“进步最快的云”。


2017年初,华为云被认为是云计算领域的最大变量。2018年,华为云不再是最大的变量,而是确定无疑的成为撬动Cloud2.0时代加速的最大变局。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闫跃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