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先生

病毒先生

公告

病毒先生,知名策划人、社会化营销专家、病毒营销研究者,“基础激活”理论倡导者,10年以上整合营销传播经验,服务了包含腾讯、酷狗、屈臣氏在内的超百家知名企业,曾任职于两家知名500强外企,具备丰富的甲乙方双重实战经验。所运营自媒体——病毒先生,全网粉丝数已超百万。

文集

财经(114)

统计

今日访问:198

总访问量:326326

虾米音乐:生于理想,死于商业

虾米音乐:生于理想,死于商业

江湖传闻,虾米音乐要关闭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尽管官方还未证实,这一消息仍引起了轩然大波,网友们纷纷开启“悼念”模式,悼念即将关闭的虾米音乐,悼念自己将要逝去的青春。

“我不信你要走,我虾米十年,你走了相当于死了一个我。”

“虾米挺住啊,我以后充会员养你,再也不白嫖88会员了。”

“以前你治好了我的失眠,现在我却为你而失眠。”

“求求你活下去,大家众筹让你活好吗?”

“虾米别走,我给你打钱。”

虾米音乐:生于理想,死于商业

虾米音乐真的要关停吗?内部人士对此讳莫如深,广大网友也在等着官方消息。或许自几年前虾米输掉版权大战,从TOP1的位置跌落之时,便已注定了今天的命运,告别只是时间问题。

1.虾米诞生,源于一群有理想的音乐人

虾米音乐诞生于2006年,那时还没有移动互联网,成立之初它以PC端虾米网的形式存在,名为Emumo,取意Earn Music & Money,寓意是“让音乐人用音乐赚钱”。

改善音乐人生存困境是虾米音乐的终身使命。这一定位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来看,都颇为理想主义。可以说,虾米诞生14年以来,理想主义是它的底色。

虾米的理想主义源于创始团队。虾米创始人王皓,是一个酷爱音乐的文艺青年,早在大学时期,他就组建过乐队,担任乐队吉他手。毕业后开过琴行,也创办过杭州当地的音乐论坛,还是杭州地下音乐活动组织人。

虾米音乐:生于理想,死于商业

身在音乐圈,王皓深刻体会到音乐人的心酸:收入少、场地不固定、受众流失快、酒吧设备参差不齐......很多音乐人为生活所困,颠沛流离,逐渐放弃了音乐梦想。

在阿里做了四年工程师后,王皓决定辞职创业,重拾大学时期的音乐梦想。于是,2006年的第一场雪,在杭州的一家小咖啡屋里,一群热爱音乐的年轻人便开始了他们的追梦之旅。

王皓曾谈创办虾米的初衷:“虾米一直是希望帮助音乐人的,我真的希望音乐人可以过得好。”

因此,虾米音乐便带着它“帮助音乐人”的使命杀入音乐江湖。

2.高居鄙视链最顶端,虾米凭什么?

在音乐圈的用户群中存在这样一条鄙视链。用虾米的瞧不起用网易的,用网易的瞧不起用百度的,用百度的瞧不起用酷狗的,然后大家一起瞧不起QQ音乐。

虾米音乐:生于理想,死于商业

音乐江湖中,虾米高居鄙视链最顶端,与网易云一起引领其他竞品,凭的是什么?总结来说无不是它的专业精神、理想主义和独特运营机制这几点。

将专业性做到极致,打造高端音乐圣坛。虾米音乐是以专业制胜的,它以帮助用户建立起音乐体系为荣,普及音乐知识。它的分类、排序、推荐等并不按热度进行,而是按照专业的划分方式进行。音乐类App的后起之秀以及用户,只要想了解风格分类等音乐知识,去虾米就够了,根本无需百度。虾米音乐就像是音乐界的百科全书,被公认为“音乐图书馆”。很多用户关于音乐知识和音乐审美都是在虾米“音乐图书馆”学到的,在众多音乐平台里,虾米至今都是最专业的。

UGC的生产模式培育大量创作者。和其它音乐平台不同,虾米音乐采用的是UGC的生产模式,用户可以自制乐曲上传,其他用户付费使用,虾米再将收入分配给创作者,并自留一部分。这一模式不仅给予了创作者生存的土壤,真正做到了“让音乐人用音乐赚钱”,还让用户体会到最大的信任,使他们产生强烈的依赖感和用户粘性。

音乐制作人刘恒曾说,“对于我们这种独立音乐人来讲,虾米给了我们最好的土壤,我所有的新歌也都会在虾米先发。当年注册音乐人后发布了第一首歌的那瞬间,虾米就给了我3年VIP,这点红场和绿厂(指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就做不到。我是为了那3年VIP的钱吗?我是感慨虾米对独立音乐人的态度。”

虾米音乐:生于理想,死于商业

独特的推荐机制深入人心。虾米音乐被称为最早一批根据用户习惯推荐歌曲的手机软件,其推荐机制非常个性化和小众化。它的算法非常懂人心,总能推荐到用户喜欢的宝藏歌曲,就像是相识多年、臭味相投的好朋友一样,把用户喜欢的音乐一个一个带到面前:“来,听这个,贼NB!”除了个性化之外,它的另一独特之处是小众化。虾米并不推荐大众所熟知的音乐和歌手,而是推荐大众并不了解的那10%,让更多小众音乐有了曝光机会,也让自己的平台容纳更多独特资源。

小众音乐收割优质乐迷。虾米主打音乐多元化,收录了包括各种小众音乐风格在内的多种音乐派系,很多别的平台没有的,虾米都有。也正因此,虾米成为了小众音乐爱好者的聚集地,游离在其他软件做边缘用户的小众音乐爱好者,到了虾米都能找到自己的同好,像回家了一样。“我讨厌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但总有一小部分留住我”,对于很多虾米音乐的用户来说,这个产品之于他们就是这样的存在。

基于以上别的音乐App所不具备的优势,虾米一步一步走上鄙视链的最顶端,成为拥有2000万注册会员、每月人均使用时长达300分钟以上的音乐社区巨头,位居行业第一。

3.阿里收购,音乐贵族走向没落

虾米音乐的成功得益于一个时代红利,即当时版权意识较薄弱,歌曲版权审核不严格,虾米音乐由此可以坐拥海量曲库资源。然而,随着这一红利的逐渐消失,虾米音乐面对越来越昂贵的版权费用,开始难以为继。

王皓说,当时虾米的费用支出是收入的十余倍。也正是在资金困难时,虾米音乐被阿里巴巴相中。2013年1月10日,阿里巴巴正式收购虾米,并将其划入阿里巴巴音乐事业部。

这原本是一个资本加身、犹如神助的开挂故事,但事与愿违,虾米音乐在阿里的掌舵下并没有很好的成长,一次次的决策失误使得虾米逐渐走向没落,成为阿里庞大商业帝国中一个小小的牺牲品。

被阿里收购之后,虾米音乐也曾依靠阿里大文娱达到了短暂的辉煌,从上线虾米音乐人到启动寻光计划,从突出智能推荐歌单到推出音乐直播间,虾米迎来高光时刻。

然而,好景不长。2015年3月,阿里将虾米音乐、天天动听合二为一,组建“阿里音乐”,并聘请知名音乐人宋柯任CEO,高晓松任董事长,何炅任首席内容官。而王皓则被转岗到钉钉,引发部分高管陆续请辞。自此,初创团队的离开使得虾米音乐完全落入一群只追求商业价值,不追求音乐理想的互联网人之手。

虾米音乐:生于理想,死于商业

高晓松作为一个文人墨客,擅长出谋划策,但不擅长决断,缺少商人的敏锐与眼光。他对版权漠视,对2015年音乐行业出现的风口判断失误。当国家推行“剑网2015专项行动”,首次将音乐版权作为重点治理领域时,他未看到风向。当版权大战拉开帷幕,腾讯开始疯狂加码版权,斥巨资购买曲目的时候,他却在一边玩起了“音乐电商”,将钱烧在“阿里星球”上,最终以失败收场,从阿里辞职。

也正是这场版权之争,让腾讯音乐崛地而起。2015-2016年,QQ音乐的曲库规模达到了1500万首,而虾米音乐只有400万首。

虾米音乐则由于此次版权失势,不得不下架大量未经授权的歌曲,当一首首歌曲陆续变灰的同时,虾米用户也在一点点流失。2019年,虾米音乐市场份额仅剩1%。

4.虾米死于版权?

如果被问到虾米没落并走向死亡的原因,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说由于版权失势。

确实,版权作为音乐行业竞争的核心力量,一旦失势便会动摇根本。虾米的衰落,直接原因便是版权问题,几年前的那场版权争夺战,让虾米逐渐失去市场地位,沦为行业边缘角色。

但杀死虾米的,并非只有版权因素,掌舵人的失误、金主的抛弃等都促成了它的衰落。

虾米错付了阿里,虾米只是阿里庞大商业帝国中,对于大文娱尝试失败的一个小小牺牲品,对于阿里来说,一个虾米并不算什么,毕竟牺牲的又不止它一个。细数这么多年来被阿里收购后毁掉的产品,都可以组成一个“阵亡全家桶”了。

尽管用户们为它们的死亡唏嘘不已,但对阿里来说,这并无关痛痒,毕竟名利已收,只当是尝试过程中的一次小失败而已。

虾米音乐:生于理想,死于商业

当虾米这个“落魄贵族”失去商业价值时,金主爸爸选择的是抛弃。2019年9月,阿里以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虾米音乐的对手——网易云音乐10%的股份,此举在外界看来,是阿里放弃虾米的最直接表现。

其实,2013年虾米音乐卖给阿里之后,网易云音乐才成立,当时虾米处于行业前列,是远远优于网易云的。如果阿里后续不“折腾”,给予虾米及其初创团队自由空间,让其按照最初的理想前进,积极储备版权经营用户,如果虾米不被玩坏,成为“黑马”的将是虾米而不是网易云。

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对于虾米的没落,网友将过错归咎于阿里,表示“曹尼玛阿里,一手好牌被用的稀碎。”“如果虾米真关了,支付宝同步卸载。”

5.总结

虾米这个音乐贵族,生于一群有理想的音乐人之手,毁于一群不懂音乐、只追求商业价值的互联网人之手,一手好牌被打的稀烂,是音乐界的悲哀。但与此同时,它收获了用户信仰级别的情怀,这个音乐殿堂一直活在乐迷们的心中,这也算是它的理想主义得到了实现,又是音乐界的骄傲。

虾米音乐,谢谢你来过。如果可以,请活下去,如果不能,请留下种子。

【病毒先生自媒体】知名原创科技&营销自媒体,由知名互联网分析师、病毒营销专家刘涛先生主笔,全网总粉丝150万+,全网原创文章阅读总量10亿+,精选分析最新最热科技&营销案例,长期提供科技&营销领域深度独家观察。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病毒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