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次元

燃次元

公告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550

总访问量:754377

谁还去送快递?

在经历价格与补贴大战之后,各大快递公司开始试图修复因过度大战而造成的紊乱末端。

近期,三通一达(中通、圆通、申通和韵达)、百世以及极兔,相继宣布从9月1日起上调派费,每票上涨0.1元。据中国邮政快递报,百世快递确定全网派费上调,目前具体方案还在制定中。业内预计,若按照快递员人均每天派件200件计算,快递员每月有望增加500元收入。

消息公布后,#快递员每月有望增加500元收入#话题迅速冲上微博热搜。截至发稿,阅读量超过2.1亿,讨论近万。同时冲上热搜的还有#快递员涨薪后服务能改善吗#。

快递员苦降薪久矣。在过去的两年里,快递公司的价格战战火激烈,首先受到影响的便是快递员,派费太低使得快递员大幅降薪,不少快递员因此辞职,招新员工更是难上加难。

据燃财经了解,快递员的收入构成主要由基本工资、派费以及补贴构成,其中派费是主要收入来源。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价格战激烈,导致派费大幅减少,再加上各种投诉及处罚,快递员的待遇一降再降。“很多快递行业的法律条例都出台,客户就拿着这些当投诉我们的准则,稍有处理不当就是一个投诉,投诉往往就是罚款。有时还会丢件,丢件也还得赔偿。总之各项扣除后的到手工资也就几千块钱。”广州一位快递员如是说道。

今年3月,中国邮政快递报社发布的《2020年全国快递员基层从业现状及从业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超五成快递员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仅占1.3%。从派件数量来看,超四成快递员每天派件量在100件以下,八成快递员每天派件量不超过200件。由此可见,快递员每月收入并不如外界所认知的“人人月收入过万元”,能达到月收入过万的快递员谈得上凤毛麟角。

快递公司试图改变这种现状。涨薪也许是能够快递吸引快递员的方式之一。此前,顺丰、京东物流先后表达给快递员加薪,加薪力度之大让外界惊叹。7月13日,京东集团宣布自2021年7月1日开始到2023年7月1日,用两年时间,将员工平均年薪由14薪逐步涨至16薪,约14%。其中便包括京东物流运营团队逾24万名负责配送和客服的人员。

7月22日,顺丰将从2021年8月1日起至12月31日,在现有收派计提不变的基础上,投入2亿元以上,用于快递员收入提升。

极兔速递告诉燃财经,除了上调派费,极兔速递总部将成立快递员权益保障落实稽查小组,网内公布稽查举报联系方式,梳理快递员考核项目及处罚金额标准,最终将快递员的派费收入提高落到实处。

一位韵达快递基层站点负责人告诉燃财经,派费增加对于站点而言并不会增加站点收入,反而是直接增加了快递员的收入。

不过,遗憾的是,上涨的这点快递费,并不足以吸引快递员。在他们看来,即使涨薪,也宁愿送外卖而不送快递。不少从业者向燃财经直言,送快递的收入本就和送外卖差不多,但起码送外卖一天内有时间休息,而送快递一般得从早上八点持续工作到晚上十点,工作的同时还要承担额外的风险。

更重要的是,对于很多快递员来说,上调派费后每月增加的几百元收入,与日益增多的客户投诉导致的罚款相比,并不算多。

根据燃财经获悉的消息,在2020年快速崛起的极兔,在大部分区域取消了补贴。在广东湛江,一些极兔的代理商说,极兔罚款历来狠,去年因支线任务没成功,没少被罚款,最多一次被罚过4000元。

如今,极兔对基础网点少了补贴,但罚款的力度正在加大,扣款的理由千奇百怪,比如漏扫处罚、上传不及时、退转件不及时等。以往,因派件产生的罚款往往可以通过仲裁申请退款,但现在公司总部审核严苛,基本仲裁就没胜诉过。

中国快递协会近两年发布的《中国快递业社会贡献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快递业从业人员已经超过320万,而且邮政快递业日均3亿件、服务用户4亿多人次已成常态。由此可见,快递业已经和人们日常生活密不可分。但竞争激烈的行业背景以及发展空间受阻的从业者,亟需更多保障,上调派费只是其中一点。

正如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刘大成说,“加派费是中国快递人力资源成本快速上涨的表现之一,以往,中国快递企业的竞争和崛起是依靠农民工进城的人口红利,这部分人力资源优势正在消散,加派费、增加工资、彻底的五险一金,都是迟早要做的事情。”

离开的快递员

八月中旬从极兔离职后的何闯,在上周收到了前东家发来的问候,“公司派费上调,还有没打算再回来?”但何闯毫不犹豫直接拒绝了邀请。何闯告诉燃财经:“才涨0.1元/单,涨的都还不如之前几轮下调派费降的多。”

极兔快递员是何闯的第一份工作,从去年6月到今年8月,何闯在极兔工作已经一年多。在流动性居高不下的快递行业内,除了业内一些福利待遇较好但门槛较高的快递公司以外,像何闯这样在同家普通快递公司工作年满一年的员工,可以说并不多见。

何闯是一名00后,去年才跟着老乡离开老家来到当地省会务工,原本老乡是希望何闯跟着他一起送外卖,但何闯无意中被极兔一间新加盟网点的招聘广告给吸引,“入职后每天补贴20元/天,派费每单1.2元,有底薪和五险。”何闯一盘算觉得当快递员比外卖员工资还要高,索性先去的极兔网点面试。

何闯去面试前,还很担心网点不收没经验的新人,但没想到网点老板问了何闯一些基本信息后就让何闯尽快入职。“当天就让我去办了健康证,健康证到手的第二天就入职了。”何闯回忆道,可能那时候极兔还属于前期起网阶段,即便是“618”这样的电商全网大促日,网点的快递量都不多,“站点的快递员基本和我一样都是新手,原本还以为量大忙不过来,但没想到量并不多,几个快递员绰绰有余。”

但作为异军突起的代表人物,极兔的发展很快,特别在价格补贴战下,快递票数起量可以用迅猛一词形容。“我刚来的前几个月,虽然站点负责的区域很大,但是量不多,说句夸张的都没四通一达负责一个小区的快递员派送量多。不过从下半年开始,量上来得很快,虽然和四通一达还是没法比,但起码我一天也能派送一两百单。”

在今年年初,何闯原以为票数上去后,自己的收入也会相应增加,但没想到,比涨薪来得更早一步的,是网点取消每日补贴的消息。

“老板说的是因为极兔体量越来越大,每日的收发量已经形成了较大规模,所以总部取消了给网点的补贴,那么快递员的补贴自然也就没了。”何闯告诉燃财经,补贴取消后,末端派费也是一降再降,“我离职时,派费已经从1.2元/单降到了0.8元/单。派费已经和四通一达没区别了,但是人家一天能送三百单,多的时候一天能送五百单,每个快递员只要负责一个小区就够了,而我每天送两三百单,得照看十几个小区的量。”

加速何闯从极兔离职的,派费降低只是其中一个诱因,而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越来越繁杂的罚款条目和越来越多的罚款金额。

“还在极兔工作时,在6月份之后,每天50元起步的罚款成了快递员的标配,只要客户有投诉,罚款就逃不过。”何闯告诉燃财经,有些罚款都不是网点出具的处罚,而是上级网点的罚款,快递员之前还可以通过申诉驳回,但后来申诉毫无作用。

虽然极兔以客诉率为罚款准则,但实际情况是,极兔的公众满意度依旧处于行业末端。今年八月,国家邮政局发布关于2021年第二季度快递服务满意度调查和时限准时率测试结果的通告显示,极兔无论在快递服务满意度还是时限准时率测试中均处于垫底位置。据了解,这也是极兔首次参与到国家邮政局的测试中,但成绩明显与其所争取的“以质促量”背道而驰。

“除了要投诉少,还要揽件多。”何闯告诉燃财经,在今年8月,从站点老板处得知,省级代理对揽件票数也给了更高要求,要求每个网点每月揽件3000票,揽件达不到要求,一票就是8毛钱的罚款,“听老板那意思就是将揽件任务分配给快递员身上,但我们网点那时总共人数都不够6个人,难度太大了。”

在揽件任务还没明确分配到人时,何闯离开了极兔,在他离职后,网点还有两位同事也离职了。有意思的是,何闯在离职后才得知,网点老板在今年年初就有意转让自己的区域代理权,但过去大半年时间仍未转让成功。

想要离场的快递加盟商

快递员的日子不好过,快递站点的日子更难过。

快递行业存在着很矛盾的问题,一方面,快递行业从业者流动性高,另一方面,快递行业需要长期从业的熟练工。

留住快递员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提高服务水平和客服体验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于是,快递员涨薪成了整个快递行业的共识。但快递基层加盟商因为行业大战与补贴,陷入动荡,又进一步导致加盟商不断易手。

以往,加盟快递公司的末端网点是三四线城市青年创业的不错选项。但现在,越来越高的人力成本加上不断承压的派费,让他们不断倒手,逃离快递行业。国泰证券此前的一份报告说,国内快递加盟商的利润率普遍不超过5%。

“现在已经不是快递创业的黄金期了,做快递,别想发财。”广东快递加盟商袁飞说,他做过圆通一级代理商,后来退出了,因为不赚钱,还赔了几十万元。据他说,广东有很多通达一级代理都没人接手,原因是请人困难,罚款高,基层加盟网站不断倒手,甚至崩塌。

前不久,有人想让袁飞接手申通站点,派费和补贴还可以。但考虑到政策不知道长不长久,他选择了拒绝。

就连新兴者极兔也不免陷入“加盟商”逃离的境地。

“我们好几个加盟商在商量同一天罢工不敢做了。”极兔成都区域某代理商周川,在今年3月便有意转让极兔的区域代理权,但过去5个月时间仍未转让成功,“实在是干不下去了,前期投了近十万元,现在都当打水漂了。”

“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说起极兔,周川断言极兔很难继续下去,“末端网点的派费一降再降,现在已经和四通一达没区别了。此外,罚款的条目和金额也是越来越多。对于加盟商来说,四通一达的罚款基本是几十块,超过一百元的都少,而极兔动辄就是五百一千元起步。罚款条目更是繁琐,甚至还不合章法,像客户都对收件表示满意,但公司还会以其他没达标为由继续进行处罚。”

极兔降派费和增罚款的措施,其实远不止在周川所在的成都区域实行,多地的极兔代理商或加盟商均对燃财经表示,极兔内部现在将客户体验提升为现阶段目标。

“管理层说是要改变依靠低价获客的做法,而是转为提升用户体验。因此,‘客户投诉考核’自然也成了衡量我们的重要指标。”西部某四线城市一位极兔代理商向燃财经大吐苦水,“说得好听是要‘以质促量’,但依我看就是总代理想靠罚款创收。动不动就是罚款,罚完快递员罚代理网点,之前罚款后经过仲裁基本都能返还,但现在仲裁基本无效,乖乖认罚。”

就连一向以“工资高、派费高”为标杆的顺丰,也承担不起基层加盟商的期许。在2020年4月,顺丰推出丰网速运,这被视为顺丰扩充“电商件快递网”的努力,采用加盟制,此前,顺丰推出了“特惠专配”业务来与通达系竞争电商件。

丰网的加盟竞争激烈。界面新闻曾报道,有些地区为了争取地区代理,将加盟费直接开到了81万元。根据燃财经的了解,近期,有些地区已经炒到了100万元。有人在“丰网快递群”里预测,如果2022年,丰网全面起网,快递行业将进入淘汰战。在某种程度上,这源于这个行业的人对顺丰公司的信心。顺丰可能是中国速度最快、口碑最好、最成功的快递公司。

但顺丰对丰网的态度似乎举棋不定。2020年丰网仅在广州、泉州、金华、佛山、杭州试点运行,在2021年,全面在江苏、安徽、山东、河南、河北、湖北等地开启加盟,但起网还未全面铺开,还是依靠顺丰大网派件。

丰网在一些地区的实验让人失望。袁飞说,丰网在广东一些地区的每月单量只有四五千单,而在同期,通达系则可以达到每月1.5万单以上。他的一位朋友加入丰网,加盟费加上押金,达到了50万元,而且退出条件极其严苛。“这是一个很难承受的成本压力。”

低价和补贴成为过去式

在极兔横空出世之前,快递业的“价格战”一直持续到2019年。

据证券时报报道,2019年6月,申通在义乌一度将电商件的价格降到0.9元/单,导致当时有些快递网点差点发不出工资。之后大家通过谈判,最终将价格提高到2.5元/单左右。谁料,极兔入局之后,义乌当地的快递业价格战“重燃”,今年春节过后每单价格再度跌破2元大关。

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随着数字物流的出现,快递已经逐步从价格竞争开始转向技术和效率竞争,加快了从价格战中走出来的步伐,每年的快递平均单价降幅都在收窄。到2019年,快递平均单价只比上一年度降低了1%。但2020年,极兔的入局将当年的快递平均价格拉低了11%,创2014年以来的最大降幅。

在经过一年的激烈竞争后,快递行业的价格战正趋于稳定。2021年6月单月,快递行业票单价9.41元,环比提升0.04元,呈现企稳微升趋势。根据顺丰6月报,顺丰单票收入为15.91元,同比降低11.07%,比5月增加2%。圆通、韵达、申通单票价格环比稳定,没有继续下探。

今年以来,行业单价月度同比降幅逐步从15%的水平缩窄至10%附近,且部分月份环比出现2-9%上浮,整体上单价降幅已较年初明显缩窄。

补贴没了,但整个行业的成本压力正在蔓延,尤其是人工成本。受惠于中国庞大的人口红利,快递行业一直延续引以为傲的低价策略。但现在,这一策略失去了优势。根据南方都市报在2017年的调查,快递行业人力成本占到服务总成本的比例已从五六年前的20%左右上升到50%以上。一位快递行业的从业者说,如果严格按照劳动法规,加班付加班费,严格落实五险一金,整个快递行业都干不下去。

自动化、智能化的设备系统是快递企业降本增效的重点。在改革了分拣环节之后,在最终的配送阶段,各大物流公司也在做技术储备。一位行业人士说,这两年物流行业IPO企业逐渐增多,他们筹措资金的主要用途是在于开发和升级先进技术,其中就包括开发包括智能机器人、无人配送等新型技术。

京东物流与菜鸟网络也投入巨量资源,研发无人配送机器。2021年3月,顺丰旗下的大型无人机公司丰鸟科技宣布完成A轮融资,该公司通过研发和引入业载150公斤至3吨的大型无人机,实现与顺丰航空物流网络干支对接。

一位行业专家告知燃财经,未来价格战和补贴战不太可能再次大范围上演,不断强化的监管层政策与行业的大变化,让这个行业有回归良性竞争的趋势,那就是依靠服务与业务量取胜。

到那时,对于何闯他们这些快递员而言,不知道会不会是一个好消息。

*文中何闯、袁飞、周川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燃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