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次元

燃次元

公告

每天一篇深度报道,重新定义创新经济。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29

总访问量:754234

阿里公布处理决定,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反服从

来源/燃次元

作者/邓双琳、张琳、谢中秀、闫俊文、赵晨希、郭一梦、曹杨、杜晓玲、孔月昕

编辑/邓双琳

阿里“女员工被侵犯”事件有了最新进展。

8月9日凌晨,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在阿里内网公布了阶段性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老鼎)和同城零售事业群HRG徐昆(丁冬)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受到记过处分。涉嫌男员工和女同事在酒醉状态下有过度亲密行为,严重违反公司规定,予以辞退,永不录用。关于他是否有强奸或者猥亵等违法行为,警方正在调查取证。

8月7日晚间,一份长达8000字的匿名长文,将阿里送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该爆料长文中提到,7月27日,其被领导要求在KTV陪客户喝酒,被灌醉后遭客户猥亵,又被领导侵犯。事件发生后,受害者多次向公司更高管理者和HR寻求处理,得到的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敷衍、被欺骗”。

受害女员工迫于无奈,打印了传单,带着喇叭,到公司饭堂现场进行曝光,这才引起了阿里内网和外界舆论对该事件的重视。

8月8日上午,张勇在阿里内网帖子里为此事中各级主管的冷漠和没有及时处理道歉。张勇称,“对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阿里,该道歉的不仅是HR团队,相关的各级业务主管都有责任,都应该为冷漠、为没有及时处理而道歉。从我开始,从管理者开始,我们每一个人必须有深刻的触动、反思和行动!”

不少阿里在职员工也都公开表达了愤怒。8月8日晚,#6000名阿里人关于807事件的联合倡议# 的词条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倡议中,阿里员工表示,女员工被领导性侵事件的真相目前仍在调查中,我们相信警方会积极侦办、公司会推动事实查明及行动落地、受害者也会获得合理的解释及补偿。

倡议中提到,当事女同事向上申诉未果、食堂维权被驱赶、再到高管和相关人员拖延处理及已读不回,这显示了公司组织治理的系统性漏洞,也反映了对女性员工权益保护机制的缺失。对此,Aliren help Aliren建议,正视当事人在内网提到的两点诉求,给予当事人带薪长假,给予足够的心理恢复时间及支持。

另外,建议公司在当事人同意的前提下额外为当事人做工伤鉴定,并给予合理补偿。以及给当事人及家属提供中长期优质免费的心理咨询服务及回访。阿里巴巴员工希望,借此事件推动员工,特别是女性员工职场反性骚扰、反性侵制度的建立。

在“阶段性调查和处理决定”中,张勇表示,接下来,阿里将继续在三个方面反思和行动:一是开展对于包括性骚扰在内的员工权益保护的培训和调查,开通专门举报通道。二是对性骚扰零容忍,由外部专家和员工代表共同制定《反性骚扰行动准则》。三是旗帜鲜明地反对丑陋的陪酒文化,不分性别,阿里巴巴无条件支持员工拒绝陪酒。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劝酒文化”,并不是什么传统酒文化的一部分,而是一种服从性测试。目的就是要测试对方是否容易驾驭,如果对方在酒桌上服从于权力,就会被迫让渡更多权利。

除了劝酒,职场上带有强迫性质的一些团建拉练、“破冰行动”、来自上级的性骚扰、甚至自上而下默认的996加班风气等,都是或明或暗的服从性测试。

据了解,大公司的企业文化中,大多重视服从性测试,有些甚至还会进行服从性训练,如同“指鹿为马”一般,对显而易见的荒谬依然表示服从,是上位者对下位者底线的试探和施压。但很多掌权者还没意识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出现“反服从”意识了。

阿里受害女员工勇敢地去向上级举报、去食堂公开曝光,还有“6000名阿里人关于807事件的联合倡议”,其实都是“反服从意志”的体现。

只有坚决地反抗上位者的不合理压迫,才能为自己争取到更健康的职场环境。但目前的现实情况是,一些年轻人的“反服从”,却会招致上级更加变本加厉的“穿小鞋”、甚至被迫离职的结果。我们距离想象中的健康的职场环境,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几位年轻人聊一聊自己对于职场中的不合理要求“反服从”的故事,他们之中,有人遭遇领导性骚扰后,甩了领导一巴掌;有人不想陪领导喝酒,拒绝了领导伸来的橄榄枝;有人被老板要求无偿主动加班后,仍然准时下班。

我们乐于看到的是,这一届的年轻人,越来越勇敢地说“不”。他们看起来很“勇敢”,实际上只是履行了自己应有的权利。即便这些“反服从”的年轻人最终的结果大都是离职、跳槽或不再被上级重视,但他们仍然不后悔。

遭遇职场性骚扰,我甩了领导一巴掌

三言 | 女 26岁 大客户经理

现在的我完全不喝职场酒,陪酒这件事自然轮不到我,但实际上我酒量还不错,但我只喝“开心酒”和“熟人酒”,滴酒不沾的严重“酒精过敏”患者是我的职场“人设”。

让我学会在职场用“保护色”的自然是过往的磨练。那时候我还是职场“小白”,正处于上升期的我深受公司大领导重视,直属领导也顺势抛出橄榄枝,每天把“自己人”、“有意培养”和“升迁路径”等挂在嘴边,我也没多想,只觉得要好好努力工作,多学习积累经验。

直到有一天,快下班的时候,直属领导让我下班陪他去见客户,纵使心里不愿意,但也明白公司中高层的岗位职责之一就是客户关系维护,要想往上走,这一步早晚免不了。

图 /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在饭桌上觥筹交错的期间,客户举起了白酒瓶要给我倒酒,直属领导赶紧接过酒瓶让我给客户敬酒。我佯称自己酒量太差,完全喝不了白酒,才勉强换成了红酒。一开始还好,说着场面话,酒也允许我慢慢喝,但当客户和领导喝得有点多了以后,竟然开始口无遮拦,讲起了“黄段子”,也要求我把酒“干了”,我意识到不妙,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我开始装醉躲酒,甚至用上了“去厕所吐”的演技,并给朋友发了信息,让朋友来接我。

终于结束了这场让我心惊胆战的应酬,在饭店门口我说等朋友来接,但直属领导不由分说地把我拉上车,非要送我回家。和领导并坐在后排的时候,我努力将自己蜷在车门处,尽量离醉酒的领导远点,但他还是拽着我的胳膊给我讲“奋斗史”,搂着我的肩膀开始“画大饼”,我边忍边躲,默默计算到家的时间。

也许是我的容忍给了他“胆气”,结果,更过分的是他的嘴竟然凑了上来,这我真忍不了了,我一把推开他,边骂边甩了他一巴掌,并让司机停车,飞似的逃下车,并迅速在路边重新截了辆出租车回家。后视镜里,我看到他也下了车,不由得一阵后怕。

回到家的我冷静了下来,开始想这件事情接下来该如何处理。第一个想法是他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职场性骚扰,理应受到惩罚,但因为没有造成实际伤害,无法取证;第二个想法是把事情闹开,让大家看清他的嘴脸,可是多一条桃色新闻对于单身高管来说影响不大,且女生被“反咬”的例子比比皆是。

思来想去,离职成了唯一的选择,因为我不想给自己留下二次受到伤害的可能性。但对于一巴掌打掉一份工作,我一点都不后悔,如果我不反抗,我所受到的伤害一定会更严重,就算我为了保前途,当天侥幸应付过去,未来也难保再次涉险。我也有想过离职后再发封公开信到公司邮箱,但因为行业圈子太小,权衡下来,对我造成的伤害会大于他,只能作罢。

对于职场性骚扰,女生一定要大声说不,保护好自己。对于不能轻易选择辞职的女生,可以以录音或录像的方式取证,一击即中,让对方受到法律制裁,就算不想公开,手握证据也会让对方忌惮,不敢再骚扰你。如果和我一样事发突然,无法取证自证的,也要在当下明确拒绝,找到最佳的处理方法,不要让自己再次受到伤害。

因为受不了职场酒文化,我果断辞职

旎旎丨女 26岁 创业中

和阿里被侵害女员工一样,我之前的工作也偏销售性质,是一名商务。

商务有对接客户的需求,免不了很多饭局、酒局,但饭局、酒局是否一定伴随着对女性的剥削和侵害,答案并不是绝对的,而是更多地跟你所在的公司和领导有关系。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公司的大客户经理,平时也需要联系、沟通客户。但在这家公司时,我从没陪过酒,最多是拜访客户、陪客户喝茶。因为当时的公司文化和领导都会保护女孩子,遇到应酬喝酒都是让男同事出马。

跳槽到上一家公司之后,我才真正认识到了职场酒文化的恶臭。在上一家公司时,我做的是商务,大概每个月都会有一两次应酬,期间也伴随着各种劝酒、灌酒,和以“开玩笑”的形式讲出来的污言秽语。但那些还没有过火,我也想着为了工作,就忍忍吧。

直到有一次,领导拉我去一场应酬。这场应酬一共五个人,包括我、我领导(男),还有一位对方公司、跟我爷爷差不多年纪的老领导(男),以及两个40多岁的男经理。只有我一个女生。

这是我人生目前为止,最黑暗的一个晚上,整个房间四个男人,每一个都对我不怀好意。我领导说他身体不适不能喝酒,让我代喝。对方两个40岁的男经理为了哄老领导开心,一直给我劝酒、灌酒,还说:“虽然大家都是有家室的,但今天出来玩就是单身,坐在一起就是朋友,没有年龄之分。”

对方老领导看着我,说我跟他孙女一般大,看着我就很亲切,却一直给我倒酒,而且白酒、红酒混着倒,还讲黄段子给我听。为了缓解处境,我就顺着他的话,跟他聊他的孙女,说自己跟他的孙女差不多大。这可能让他良心发现,于是收敛了很多。

但另外一个男经理却不依不饶,一直说着“跟老婆分居了没感情”,说自己“多么孤独”,还炫耀他有钱,说他家在某个地段有一套公寓,以后给我住,并且不停揩我油。

几个男人行径统一、目的明确,就是给我灌酒。还好我一直不断喝水,稀释酒精,才让自己保持清醒、没有喝醉。最后饭局即将结束,那个一直灌我酒的男经理还提出送我回家,并且一直跟着我到了楼下。下了楼,他的司机把车停在过道中间,把路都堵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庆幸的是,我当时看情况不对,提前跟男朋友说了来接我,而且他也及时赶到,这才把我“救”了出来。记得当时我跟我领导说男朋友来接我的时候,他还一脸诧异,说:“你入职的时候不是单身吗?”其实,我男友当时刚和我在一起一周,但领导的这句话,让我十分不适。

那天之后,我尝试继续正常工作。但在后续跟对方老领导跟进当晚谈好的事宜时,他却告诉我:“那天没喝开心,要再约时间喝一下、开心一下。”这才让我彻底意识到,这是一个泥潭,应该赶快离开。于是,两周之后我拿到工资提了离职。那时我才刚入职这家公司三个月。

现在我在创业,虽然环境不太好、创业不太顺利。但相比于那个夜晚,现在处处都是光明。之前看《觉醒年代》,辜鸿铭讲中国人骨子里有一种“温良”,虽然他解释说“温良”不等同于温顺,但事实上大多数中国人是温顺的、隐忍的,遇事忍是第一反应。

不过现在年轻的一代已经成长起来了,我们有自己的见解和判断,更勇于做出自己的选择、走自己的路,一些低俗的现象也应该被拒绝了。

当性骚扰发生在周围人身上,你会去阻止吗?

杨文 | 男 30岁 活动组织策划

对当事者而言,性骚扰本身或许不是最致命的,同事、朋友等周围人的默认看不见,或者当事者孤立无援,才是最致命的。

这是我一位女性同事朋友的经历,也是电视、自媒体文章常常讲述的职场性骚扰离我最近的一次。

大概是3年前,2018年6月,我们公司和另外两家公司合作,联合在厦门办了一场活动,会议型的活动规模不大,在300人左右,为期一天。我们公司20个人全都去了,公司有16个女生,4个男生。大家分工也很明确,我们上下楼搬东西,运送物料,女生放桌签,帖海报。

活动会议前期准备一般要到前一晚的凌晨一两点,甚至通宵。但因为大部分人都是90后,一起也玩得来,所以一开始大家都很和谐。

我的这位女性同事是位95后,山西人,长得文静,说话很轻声,可能是大学刚毕业,有点害羞,那时候她刚入职公司不到两个月,没见过她红过脸或是大声说过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在角落里做工作。这次会议,她也努力跑前跑后,给其他同事打打下手,递个东西。

图 /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会议很成功,起码没出大乱子,很顺利落幕了。正事办完,没了压力,接下来自然是庆祝,大家坐在厦门的一个码头大排档喝啤酒,吃海鲜,吹海风,做游戏,各自找相熟的朋友聊天看海景。

在一阵嬉闹中,大家分散开,谁也没注意到,酒过半巡,一个容纳10人的酒桌上就剩下两个人了,一位是我的女性同事,另外一位则是合作公司的中年领导。两个人一开始并不坐在一起,后来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就坐在了一起。

当时我也走开了,并未亲眼得见,后来问一些同事,才零星还原起当时的场景。

当时这位领导贴着我的同事,甚至一度拉着这位女同事的手,灌起酒来。对方毕竟是合作公司,女同事刚出校门不久不知该怎么招架,吓得就像一只受到惊吓但不知怎么办的兔子。

她几乎不懂得摆脱之道,拿起酒杯就和对方碰,只知道坐在自己身侧的是合作公司的大领导,是这次以及未来合作的重要伙伴,不能得罪。最重要的是,没人替她解脱,或者说, 她寻求不到任何人的帮助,因为没人在她身边,甚至在那一刻,她能感觉到,她没有朋友。

回到酒店之后,她一个劲儿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她的遭遇,大家都过来安慰她。一位目睹的同事解释说,他当时以为就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两个人在开玩笑,还有一位同事说,他不敢相信,性骚扰会发生在文化公司里。

第二天,我们返回北京,她立刻交了辞职报告,并把所有在这个单位认识的同事全部删除了联系方式,比如微信、手机号等等,她甚至没做离职交接,第二天也没露面。

大概过了一年多,我重新加上了她微信,并表达了自己的愧疚,我说,如果我看见了,肯定帮你解围,起码把你和大领导分开。她回复了一个笑脸,说,都过去了。

因“不服从”被领导恶意打压后

我靠个人能力反击

李西羽| 女 28岁  某出版社编辑

从我刚毕业到现在,遇见不止一次上级领导的“服从测试”,有两次印象最深。

第一次是我刚刚步入社会,进入一家国企事业单位。当时我的直属领导,能力欠佳,但好大喜功,爱面子,尤其喜欢年轻、长得漂亮的小姑娘陪着吃饭、喝酒,认为有小姑娘环绕,显得自己有面子、有本事。

有一次下班,他叫我去陪他的朋友们去吃饭,属于私人饭局。我当时年轻、个性强,直接以加班为理由,回绝了直属领导。当时直属领导看起来非常不高兴,委婉问我加班就不吃饭了吗?好在我为人比较机灵,我回应称,我在给总裁整合项目,项目排期紧急,如果耽误了,不知道谁能承担起责任。另外,如果吃饭非常重要,那么他可以直接打电话告诉总裁,让我不用加班了。

接着,我直属领导悻悻而去,因为惧怕总裁,后来他再也没有邀请我参加类似的饭局。再后来因为我个人能力很强,受到单位其他领导喜爱,他更不敢对把我怎么样,或者使坏心眼,还经常讨好我,我也没有买账。

两三年后,因为个人发展原因,我离开了这家国企事业单位,跳槽到某出版社工作,这一次,我遇到的不是简单的陪吃饭,而是职场打压。

图 /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刚才说过,我本人能力还不错,所以我的直属领导对我有些嫉妒,怕我取而代之,极力想把我排挤走。当时,单位一位领导看到我与直属领导关系不融洽,但因为单位很多KPI由我完成,他并不想让我离职,于是给我出主意,让我服个软,陪他吃饭、喝酒,流眼泪,示示弱。

但我并不想妥协,我坚决拒绝了这位领导的“好意”。因为不愿意妥协,我吃到很多苦头,被穿了很多小鞋。比如,我报项目,我的领导不给我通过,即便是行业独家内容也找个不成立的理由毙掉我的,再通过其他同事不成熟的项目;再比如,让其他同事不配合我工作,我正常出差、申请年假也各种拖延流程等等。

后来,我悄悄保留证据,积攒着,等着他哪一天做得太过分,就反击他。半年以后,他果然越来越过分,我将积攒的证据制作成书面文档,一并打包发邮件给总裁和副总裁们。我跟领导们声明,我只想要公平,如果没有公平我就离开。好在这家出版社,大领导们都很正直,他们看到我的业绩,也看到我个人能力和价值。最后的结果是保住我,让他卷铺盖走人。后续,我也通过个人努力,进一步得到职场应有的尊重。

总体来看,我是一位幸运的女生。一方面,遇到了比较正直的领导,或者领导的本质不坏,只是想在职场中玩弄一下男权,只是想简单地让漂亮女生陪着吃吃饭,并没有想着潜规则。另一方面,女生在职场中的能力也非常重要,因为能力极佳,我才能从一次次争斗中获胜。

我想说,在男权社会下,特别是在男权思维下的职场中,女生们想要获得尊重真的很难很难,但即便如此,有些底线和原则也不能抛弃,工作中违背个人意志、主流价值观的事情坚决不能做,有能力的人在哪里都能混口饭吃。

酒局里的“橄榄枝”,不要也罢

程程 | 男 26岁 公务员

都说在体制内工作是让人羡慕的,当我成功挤入体制内后,才发现原来体制内的工作并不如看起来那般光鲜靓丽。

当时,我是我们县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公务员,领导也是比较看重。有一次聚餐,领导问我能喝点不,本着“职场不拒绝”的态度,再加上自己东北人的标签,我硬着头皮说能喝,陪着领导喝到尽兴。散场后,我捧着垃圾桶几乎吐了一整晚。

之后每逢酒局,领导都会喊上我,并会暗示我,如果去的话,可能之后的晋升也比较容易。毕竟刚入职场,面对这种“橄榄枝”,谁会拒绝呢?

于是经常下班后,我开车送他去酒局,散场后,不论多晚,都要将领导送回家。平均一周两三次都是这样,剩下的一两次,是要陪领导在酒桌上拼酒。这也导致了我大部分时间都要深夜一两点左右才能回到家里。

因为深受领导“重视”,我在职场上的工作也算开展得顺利,但女朋友却因此跟我吵了无数次的架,让我要么离职,要么就是调离现在的部门,不允许再去任何形式的酒局。起初,我以为是她不够理解我,还因此冷战了一段时间。

但现实是骨感的,酒局的时间越来越晚,领导也并没有兑现他给我升职的承诺,我还是在原本的岗位做着枯燥的工作,甚至因为喝酒熬夜的缘故,工作频频出错,身体健康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女朋友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而此时的我也想通了,工作不是靠“拍马屁”和“画大饼”就能实现的。后面几次的酒局,我也因身体不好婉拒了领导。

可没想到,领导表面安慰着我,在工作上却各种给我穿小鞋,给我安排各种加班、打杂的事情,甚至是他的快递都要我去拿给他,甚至在例会中因某个数据的错误点名批评我,这样的“冷板凳”我坐了半年之久。好在有女朋友和年长的同事安慰我,别在意,做好自己就好。

幸运的是,没过多久,领导被调走,新一任的领导看事不看人,我的斗志这才又被重新点燃。

法律,永远是保护自身利益的绝佳武器

龚西 | 男 27岁 产品经理

我是2019年进入的上一家公司,投简历前了解到,这是一家半国企性质的互联网公司,当时就想着,应该加班不会像纯互联网公司那么严重,福利待遇应该也会好一些,抱着这样的念头,我才去面试的。

可进去之后才发现,这就是一个职场PUA的大本营,不仅给你安排大量的工作让你加班却不给你调休,还在你明明已经完成了本职工作的情况下,克扣你的绩效,说白了就是你的奖金和你本人的表现毫无关系,全看领导一言堂。

这个公司职级分明,HR是阿里出来的人,将阿里的职场文化发挥得淋漓尽致,备受公司大领导喜欢。我进入公司之初,就拿到了P6级别,然后月度考核就拿到了月度新人奖,这个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奖励,但是工作强度却大了很多。

我们有个日历,休息一天就会做个标记,我记得很清楚,有几个月都是几乎一天没休的,而干的活也都是自己本职工作以外的活。但项目干完之后,男同事发了300元,女同事发了500元,这就是所有的加班费+补贴,多么可笑。

有一次,我全程跟踪了公司的一个会展活动,从策划到招商再到后面的客户维系,也给公司拉了几个客户,但是最后我拿到的项目奖金是500元和一张证书。我都分不清这个钱是奖励还是侮辱了。

可即便是这样的工作强度和工作成绩,最后给你的绩效都是负的。如果我没能力,一个事业部就评一个优秀员工,那我接受自己技不如人。可我明明有能力,却连绩效都不正常给我,真的很魔幻。

而且,更为可笑的是,这家公司不仅会给你负的绩效,部门主管还会拿着这个绩效去找人事,逼你离职。在我之前,这个方法屡试不爽,很多小伙伴都是这么被逼走的。更可笑的是,如果你不走,人事还会说什么被开除档案不好看之类的唬人的话。

我是从2020年2月被人事第一次谈话的,说实话,第一次谈完之后我是有点懵的。这时候我就想起了自己的律师朋友,把自己的情况和她说了。她当时便把相关的法律条文都截图发给我了,还有一个涉及公司辞退员工具体表格,里面详细写了用人单位辞退员工的理由、需要支付的经济补偿金以及经济补偿金的计算方法等等。

之后在公司找我第二次谈话的时候,我便把这些内容一一给了人事,即便是这样。人事还是不死心,轮换着和我“谈心”,试图让我放弃赔偿。但我很坚持,并且谈话全程录了音,他们实在没办法,只能N+1补偿了。

可是补偿的过程也没那么顺利,从2月份开始一直到4月份,我才彻底走完流程离开公司,这期间多次喊我回去签字,就有一种让你走也得再折腾你一阵儿的感觉。直到我找到现在的工作,我都没能拿到上家公司开的离职证明。

辞职之后,我让骚扰我的领导“社死”了

栗子| 女 23岁 新媒体编辑

作为家里的独生女,我从小到大都被父母严格要求不能早恋、不能讲脏话、不能跟“坏孩子”一起玩,我也一直是老师家长眼中的乖乖女。

去年大学毕业后,考虑到父母的身体情况和他们的期盼,我放弃了大学所在城市的工作机会,考上了老家附近小县城的事业编,本以为会平平淡淡地工作生活,结果,有一次同事们开玩笑,要给没谈过恋爱的我介绍男朋友,这句玩笑话刚好被我的部门领导,一个跟我父亲差不多大的中年油腻男听到了,他也起哄说要帮下属解决个人感情问题。

从这之后,我的噩梦就开始了。部门领导经常给我发一些似是而非的暧昧信息,我一开始没有理解他的意思,而且根本没有想到一个女儿跟我差不多大的男人会有这种恶心的想法。直到年底部门聚餐,虽然我没喝多少酒,但是他还是坚持送我回家,并在车上挑明了他的意思,我才意识到我遭遇职场性骚扰了。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害怕,从小到大,我的父母、师长、同学朋友一直把我保护得很好,我从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到家之后,我恶心的想吐,而且也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想把这件事告诉父母,但是想到他们的身体,我忍住了。而我的好朋友们也没有在老家工作的,我身边也没有信任的人可以倾诉或寻求保护,我害怕自己在工作上被他“穿小鞋”,更害怕事情传出去自己和父母会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

图 / 《小欢喜》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担惊受怕,生怕他再找借口跟我单独相处,哪怕汇报工作也尽量拉着同事一起。直到今年年初,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长达数十分钟的视频,视频里的女孩子也跟我一样受到了职场骚扰,但是她在家人的陪伴下勇敢地站了出来,跑到公司激情辱骂了骚扰她的男上司,而且还用拖把数次打了他的脸,视频下的留言也是清一色的鼓励支持,还有人在给她出主意,如何应对上司的“倒打一耙”。

我看着视频里的全程坐在椅子上,被控诉、辱骂、甚至挨打也不敢动一下的油腻男,我顿时意识到,原来这个油腻的中年男领导,面对女孩子的正当指控,也是会害怕、会不敢反抗的。

于是,我鼓起勇气,跟父母讲了这件事,父母也全力支持我。随后我果断提了辞职,并在离开单位后,给我们大领导和单位群里发了他跟我聊天的截图,虽然我没有视频里的姐姐“打上门”的勇气,但是我还是想让这个老男人“社死”一次。

虽然我的做法可能不够聪明,但是我依然想说,所谓的“权势”,面对正义和勇敢不值一提,女孩子面对职场骚扰,一定要勇敢的说“不!”

如今,我回到了大学所在的城市,也找了一份新工作,重新开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燃次元。

上一篇:谁在用淘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