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话不谈

吴明毅

公告

1、转载、约稿等事宜请电邮:

147211448@qq.com

2、或联络新浪微博:@吴明毅

微信自媒体:吴话不谈

微信号:wuhuabt


统计

今日访问:1067

总访问量:6014811

非常规的竞争手段可以倒逼对手快速反应与迅速反击,就好比此次事件,物美的舆论战反应的很及时、很有力道,把搬不上台面的事搬上台面已经是一种进步,无论接下来的发展如何,都会使市场更加完善,加速进化。
电商巨头们拥抱实体不仅表明了一种开放精神与纠错主义,更象征着一种避险选择:巨头们是否已预感到高增长与红利期将过,泡沫即将破裂而有意为之呢?毕竟相较而言,实体还是相对稳定与低风险的,且在电商与市场形势的双重打击与挤压下,泡沫将尽,此时恰恰最适合入场抄底了。
海信广场的设计以及对细节的追求已不仅仅局限于做一家高端百货店这么简单了,它是在追求一种艺术感、一种极致感,它是在做一件艺术品。
昨夜,一爆炸性新闻“横空出世”:京东43亿入股永辉。商场如战场,市场形势、敌我关系瞬息万变,“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用在商业市场恰如其分、也恰到好处。
万象城的开门纳客的确使青岛商业冲击非凡,甚至已有重新分配市场份额之迹象,尤其对于与其业态重合度高、差异率小的一众MALL而言更可以说是毁灭性打击,但在加剧市场竞争的同时也加快了市场进化与新陈代谢的速度,刺激青岛商业提快发展与结构优化速率,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影响深远!
如果没有这篇文章,或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们做了一件“多牛”的事情!—我们真把实体店导购变成了“电小二”。
我认为实体电商的运营要点不在于价格,而在于“营造画面感与需求”,是为消费者提供全面的需求解决方案。
现在的市场,都在讲什么差异化竞争、细分市场,试问大家在现在这个无论价格、营销方式都越来越同质化的时代,如何能做到真正的差异化竞争呢?
实体零售当下确遇困境不假,但此困境亦是转机,不日必将否极泰来,触底反弹。
抛开互联网,我们来聊实体+,实体店实质就是一个载体,就是一个平台。一个兴旺的实体店其实就是一个大流量平台,因此,实体店也可以输出流量,实体店也可以o2o。
最近由于银泰西选choice超市的火爆开业,引起了大家对于跨境电商的一轮热议,有力挺的,也有拍砖的,我默默的阅读了诸多行家热文,其中不乏引经据典、全盘术语者,这在让我大饱眼福之余同时唤醒了我的抬杠基因,我想说:“对于跨境电商,我有杠要抬。”
当阿里入主银泰,张勇出任银泰商业董事会主席后,我想,这种真正的结合、这种真正的化学反应会使双方脱胎换骨。
但观神州专车,你本来是作为正义与安全的化身出现的,最后却以道歉谢幕,你脸红不?优步的黑车现象存在不?当然存在,那么你道什么歉啊,既然决定要打,你说的又不是空穴来风,你就咬住牙死磕行了,看看芙蓉姐姐、凤姐、干露露等网红哪个不是咬住了牙才等到春天的?开弓没有回头箭,当你道歉时,你就完败了,而且是最让人不齿的惨败,从此注定无力回天亦沦为炮灰。
服装不是手机,小米的模式在一定意义上不适合凡客。因为手机可以一款一款的出,再一代一代的迭代;但服装不然,每个人的气质、形象、肤色、需求、眼光都不同,一款衬衫如何能够一网打尽?
天下万事万物的诞生都是有其因缘,故自有品牌亦然。在我看来自有品牌的诞生原由主要有以下两点:1、制衡;2、集客。而自有品牌诞生的终极目标却都指向了一个方向:控制。这就好比我国的所谓‘道与术’,其诞生为术、而后得道。
写在开头Wuhuabt好久不见文/吴明毅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碌与自责中度过,忙碌的是工作,自责的是这‘吴话不谈’。从起初的决定一周两期,到后来的一周一期,再到如今的失联数周…想想也是醉了,忙碌是借口,没有恒心才是根源,这‘吴话不谈’对我而言其实也是一面镜子,照出了许多、许多,只希望迷途的我能幡然悔悟,以之为鉴,也许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不是借口,最近这段时间的确很忙,忙到焦头烂额,忙到疲于奔命,但也确实收获了很多,比如真正懂得了所谓‘极致与聚焦’的意义、真正明白了自己当下的极限、也渐悟了一点关于时间分配的..
在一场某著名营销大师的讲座上,一观众问了营销大师这样一个问题—‘营销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大师回了一句诗:‘春雨润物细无声’。”营销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
作为实体零售店,异业合作的形式是多样的,但目的却无非就是‘拉人、提销售’,异业借助实体店的人气与档次提升自己的知名度,为自己导流从而带动销售,这其实就是O2O思维的源头,衡量合作成功与否的主要标准就是投入产出比,但由于目的太过于直白,效果也与日俱减。这是以往的异业合作思维。
梓玉很幸运,因为每当他迷茫时,总会出现一个他称之为“贵人”的一类人,为他扫除迷雾,指明前路,付叔,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天梓玉闲来无事,在健身房外面坐着看书,突然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老板,干什么这么用功?”梓玉抬头一看是付叔,忙站起来,笑道:“付叔,今天来的这么早?”“在家闲着也没事,还不如过来抻吧抻吧,生命在于运动,不是?”付叔对梓玉挤了挤眼,顺手点上一支烟,在梓玉对面坐了下来。“付叔,最近几天我感觉挺迷茫的,您帮我指点指点呗?”梓玉笑着问道。
如何成功,这是吴梓玉这段时间想的最多的一个问题,他现在太渴望成功了,他想证明自己,也想让所有人知道,他吴梓玉绝对不是个平凡人。其实,每个人都有种情结——感觉天生我材必有用,自己一定会与众不同。但是社会却是个打磨机,它一方面将人的棱角都磨平,另一方面却又再把一部分已被磨平的棱角磨得更为尖利,但这尖利早已深入骨髓,重剑无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