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话不谈

吴明毅

公告


1、所有稿件均为原创;

2、转载、约稿等事宜请电邮:

147211448@qq.com

3、个人微信号:mingyi-best


微信自媒体:吴话不谈

微信号:mingyibym


统计

今日访问:1100

总访问量:26399802

用诸子百家复盘中国零售20年,是种什么感受

上海恒隆广场 _13_

出品/联商专栏

撰文/吴明毅

图片/联商图库

我爱读史,亦爱历史剧,而最爱之历史剧唯二——《大秦帝国之裂变》与《雍正王朝》,此两部剧之于我已达到听声辨相之熟悉度,反复品味不下数遍。若二剧再论头筹,当属《大秦帝国之裂变》,列国争雄、百家争鸣、贤君能臣令人热血沸腾、心驰神往!而相较之下,《雍正王朝》则略显格局小矣,虽亦可谓“正大光明”,但多为宫斗之争,难睥《大秦帝国之裂变》之雄浑豪迈。

《大秦帝国之裂变》主讲商鞅变法,之所以商鞅名垂千古,一方面因其使秦国由弱变强、最终一统六合;更重要的是其在百家争鸣的大背景下,逆势而上,最终从边缘走向时代中央。而若以“百家”视角审视当下商业企业,则会发现实则亦为“诸侯争雄、百家争鸣”,本文由此而生,浅论商企之百家争鸣。

一、儒派

“儒家”学说以“仁”为本,讲究“仁、义、礼、智、信”,又有“修、齐、治、平”之次第方法论,故儒家堪称“百货店”,啥都有,啥都沾边,而因此特色并不十分分明。

而纵观当下企业,似乎家家都讲“以人为本”,但真正践行者寥寥无几,大多有形无实、浮于表面,成为“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而这也恰恰反映出儒家的一大弊端——理论强大,但易走入“空谈误国”;

另一方面,由于儒家学说有由内而外、由近而远的“内外之分”,故极易形成“小圈子文化”,最终形成巨大内耗,因此虽表面看似稳定,实则华而不实,守成尚且不易,何谈开拓?其结果大多如明朝末期,东林党、阉党、宦官集团林立,内耗不息,最终崇祯自缢煤山。

以此反观当下商业企业,或多或少皆有此问题,而体制企业与中小型民企尤甚,根本原因在于“权术制衡、维持稳定”,但再观相关企业,几无开拓者,守成亦已然不易。

二、道、佛、墨

近期多看《道德经》,并因此涉猎诸如《金刚经》等佛家经典,确感两家学说“异曲同工”,只是极致程度不一罢了;而墨家则讲“兼爱、非攻”,实则亦是众生平等、无我利他,故三家在大方向上基本一致,可一体论之。

践行此三家学说之企业可谓真正践行“以人为本”的企业,对员工可谓无微不至,对顾客可谓视为上帝,其主要精力并不在于业务指标上,而在于造福员工、回馈顾客上。因此,员工归心、顾客忠诚,企业良性发展,建立愈发坚固之护城河。

但凡事皆有两面性,此三家之优在于“影响深远”,劣亦在于“长线战略”,用《王者荣耀》英雄分类形容则为“大后期英雄”,即前期很菜、成长很慢,但一旦发展起来则越发无敌,统治全场,而能否发展起来、坚持下去成为了核心关键。

因此,真正践行此三家学说之企业必然发展相对缓慢,拓张不利,且由于人力、福利成本居高不下,故难以复制,于一线城市几无生存空间,多见于三线以下城市,但必为传奇类企业,受业界膜拜、永留商业史册。

以此观之,胖东来如是。

三、法派

法家最早分为三派——法、术、势,后由韩非子集大成完成“法、术、势”于一体的整体法家体系建设,简而言之—“法”为“规章制度”、“术”为“治下之术”、“势”为“君主之势”。法家究其根源源自“道家”,以“性恶论”为学说之基,故《韩非子》有“极端性恶论、君主厚黑学”之称。

因法家以“性恶论”立基,故所立之法、所行之术皆为防人之法、立威之术,又因“法无禁止,即可为”而陷入“法越来越密、人越来越坏;

人越来越坏、法越来越密”的恶性循坏,直至彻底崩溃;这也不意外,因为你处处防着人、戴着有色眼镜看人,人亦因此被引导着走向了“立法者认知中的必然”,其实人并不坏,只是多被逼坏的。

故纯法家最终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且皆为快速崛起、极速崩盘。但法家的优势同样突出——建立高度标准化、利于快速扩张、利于统一;而另一面则因高度标准化而缺乏创意、千人一面。总之,纯法家犹如兴奋剂与激素,加速扩张,但副作用巨大。

以此反观当下商业企业,则大多已走或正在走上此路,所谓纯绩效、执行力文化即法家文化,其结果亦如国家,快速扩张,但民怨日增;法密无比,但人越来越狡猾;最终走向集体造假且墙倒众人推,看似表面“一片大好”,实则积重难返、千疮百孔;

不出事则以,一出事必定是生死存亡之大事。好比秦国,奋六世之余烈,一扫六合,但仅二世而亡;

切莫说是因昏君、奸臣,纵观历史,一朝数个昏君多了去了,连续昏君也有之,但二世而亡者似乎唯秦与隋,而隋亦并非仅因隋炀帝之虐,亦有纯法身影。故凡事皆一体两面,有好有坏,可一旦走上极端,则几无好结果者。

以此观之,或许诸多企业当下爆发之问题绝非偶然,其未来之被广泛看衰亦绝非偶然。

未来最优方向探讨:法道融合

回观历史,最早的法家三派实则也是有巨大差异的,“法治”—刚正不阿、依法行事;“术治”—玩弄权术、驾驭群臣;“势治”—威权统治、君统一切。而之所以最终商鞅之“法治派”能脱颖而出,带领秦国走向时代中央,最根本原因在于其未弄权、讲究平等、大正无私,再加秦孝公为有道明君,如此法道相合,结果成就秦国一扫六合。

而后至始皇则逐渐“失道”,一味“严法”且已非“法治”而是“法术势”兼容之法家,故失道之法必然走向弄权、走向物极必反,因此赵高出现绝非偶然、修改遗命绝非偶然。

综上,故私以为未来最优方向为“法道融合”,“道与法”双轮驱动,以人为本、法令严明,则既利于开拓、又利于内生了。

如此观之,似乎海底捞、顺丰为该方向代表者。只是此路关键在于领导者,是否真正能以人为本、无我利他、敬天爱人,这才是最难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吴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