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话不谈

吴明毅

公告


1、所有稿件均为原创;

2、转载、约稿等事宜请电邮:

147211448@qq.com

3、个人微信号:mingyi-best


微信自媒体:吴话不谈

微信号:mingyibym


统计

今日访问:14498

总访问量:26415636

吴小说,第一部,第七章:付叔出场

都几点了?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发?

在要入睡时,猛地想起今天是周三…

 

前情提要:

一次抬杠,让梓玉成长;一个贵人,让他收获了更多…

到底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们?

 

文/吴明毅

第七章:付叔出场

如何成功,这是吴梓玉这段时间想的最多的一个问题,他现在太渴望成功了,他想证明自己,也想让所有人知道,他吴梓玉绝对不是个平凡人。其实,每个人都有种情结——感觉天生我材必有用,自己一定会与众不同。但是社会却是个打磨机,它一方面将人的棱角都磨平,另一方面却又再把一部分已被磨平的棱角磨得更为尖利,但这尖利早已深入骨髓,重剑无锋了。

也许所有人在吴梓玉这个年龄段的时候,都充满了迷茫,毕竟马上就要接触社会了,社会是什么样的?是电视剧里那种人尽能发挥所长的样子吗?不是。还是悲情小说里那种冷酷无情的样子?也不是。那到底社会是什么样的呢?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的,每个人眼中的社会也是大不相同的,也正因为这种不同,幻化成了一种神秘,而这神秘又产生出致命的吸引力,让每个即将踏入社会或者没有踏上社会的人,充满憧憬,充满幻想,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而真正接触社会的人呐?也许这社会又成了另一种样子,因为这‘社会’换一种更通俗易懂的说法叫做—生活。很多人都再说社会太残酷了,但当下的吴梓玉不这么想,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只有弱者才会去抱怨,也只有弱者才会将失败推脱给所谓残酷。

但换种话说,其实在他眼里,社会本就是残酷的,正是这残酷孕育出了美好,也正是这残酷推动了发展,他一直认为只要一个人抱着去吃苦的想法,那再苦也不觉得苦,就像那句话说得——只要做通思想工作,让人干什么都行!

梓玉闲暇时,总喜欢看看书,看看商业杂志,商界名人传记什么的,而这看书,其实不如说‘寻路’更确切,他想从书中找到自己该何去何从,想从那些成功与失败中归纳出一条不败之路,但吴父总在这样提醒了他:“孩子,那些杂志,少看,路都是自己走的,没有人能复制别人的路。书上那些成功者的成功之处大多相同,而且是被演绎的,所以看了反不如不看,反倒那些失败者的故事可以多看看,收获会更大。”

梓玉现在对未来很迷茫,就好像置身于漆黑的山洞中,伸手不见五指,突然好似隐约的看到了一点光,但又扑朔迷离,好似小女孩点燃火柴后产生的幻觉,温暖的有些不真实,他总是默默地这样安慰自己:“也许每个有理想的人都经历过这个阶段,越过这道峰,便在阳光下了!加油!”

每个人都迷茫过,而这迷茫未必只是年轻的代名词,迷茫不可怕,因为迷茫其实是寻路的一种过程,也是矫正的一种阶段,而每个人走出迷茫的方式各不相同,有靠自己的,有靠高人指点的,梓玉很幸运,因为每当他迷茫时,总会出现一个他称之为“贵人”的一类人,为他扫除迷雾,指明前路。

健身房里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但换个角度看,这又是大社会的一个小缩影,能让人学到更多的东西,也见识更多的东西。有人的地方就有学校,社会是最好的大学,而健身房就是一个小社会,在这里吴梓玉每天都接受着大量的信息,见识着各种各样的人与事,默默地观察着、成长着、融入着。

在这里,他交了不少忘年交,这些人既把他当孩子又把他当朋友,因为这些叔叔伯伯们总感觉这个孩子身上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又因为他是个孩子,所以也不需带上什么面具,可以以自己的真性情示人。闲暇时吴梓玉有个爱好,就是下象棋,所以没事总喜欢在店外的休息区摆开棋局,他的那些忘年交多来自棋场,由于棋力相差悬殊,所以梓玉大多是输,但也正由于这悬殊,他反而对输赢看得很淡,也正因此,大家都愿意和他下棋,付叔就是其中一个。

说起付叔,梓玉真的敬佩的很,梓玉敬佩的人不少,但是这般敬佩的却真是寥寥可数。数十年后,他都能清楚的记起和付叔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一身黑色休闲装,短发,和蔼而又威严,那天他和他爱人一起来接儿子回家,没想到梓玉的一番介绍,使他对健身也产生了兴趣,当即就和他爱人入了会,从此一家三口就开始“常驻”健身房,一来二去,和吴母也就熟悉了,两家还成了很好的朋友。

梓玉很佩服付叔,因为付叔有种魔力,他总能让身边的人很喜欢他,不管什么样的人,没几天都能成为他的朋友,而且付叔一家也很神秘,因为他家整天不是在家就是在健身房,根本不工作,但是儿子还在美国留学,一年花费就至少20-30万,梓玉很好奇,到底这个付叔是什么样的人?他究竟是做什么的?

欲知下文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咱下周三再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吴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