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乾源

韩乾源

公告

韩乾源,联商网特约专栏作者,新零售管理研究者,实战派零售培训师。10年销售管理及零售经验。现任小米之家全国生态链销售负责人。曾任职联想、天音通信,对于线上、线下各种零售业态有深入研究。

文章转发标注联商网专栏作者韩乾源。微信号:13811662744 微信公众号:前缘说(qianyuanshuo)。 约稿或转载请发邮箱:335138348@qq.com或添加微信。

统计

今日访问:22

总访问量:1001022

【独家专访】新零售企业老板要做产品家——小米生态链疯景科技CEO黄业桃


1、您为什么会选择做全景相机领域?

黄业桃:这其实是围绕学习的方向研发的。从05年入行,我在VR/AR领域工作了近10年。2014年左右,我认为VR/全景会有大的趋势出来,除了VR需要更多的内容和更好的展示方式外,我们的生活方式也需要新的方式来记录。从十八世纪末的胶片相机诞生起,相机的变化主要是成像和存储的变化,从胶片到数码,从传统变焦到数码变焦。而全景相机能够把360°整体记录下来,这是一种相比传统照相来讲更为真实的记录方式,一种记忆的完整记录和呈现方式。


前缘:您有考虑过全新的品类教育消费者的成本比较高吗?

黄业桃:有考虑过,一开始就没有认为它会形成传统意义上的爆品,更多是觉得,应该有这样的记录方式和呈现方式出现。VR是一种新的呈现方式,以前是呈现在相片、黑白相机、屏幕上,现在VR直接把屏幕搬到你的眼前,所以相应的记录方式也要出现变化。我并不奢望它能去颠覆传统的摄像机、手机,但是我觉得这一定会是未来的一个使用趋势,全景摄像机一定会成为用户摄像的一个选择门类。最近我在考虑一个问题,人类为什么要去拍照片?我们发现其实拍的照片很少回头去看,大家其实是在满足自己收集的欲望,不愿意失去某一个瞬间,这是人的本能。当全景相机能够更全面地记录的时候,人们会更愿意使用这种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收集心理

前缘:公司叫疯景科技背后有什么寓意吗?

黄业桃:在想名字的时候,先想出来英文名叫MadV,指的是mad adventure(疯狂的冒险)的缩写。从小的方面,是我们这些人的一次冒险和尝试;大的方面,是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曾经疯狂过,能够把自己疯过的moment留下来。我认为疯狂是一个褒义词,是一个想尝试,决定去尝试的时刻,这是最需要被记录下来的。

 

2、您认为疯景科技有什么护城河吗?

黄业桃:表象上讲,我们申请了70多个专利。实际来看,使我们对整个相机品类和全景技术有两年的技术积累和摸索。这些组合在消费类产品上,可以打造出一个比较完善的解决方案。我们在第一代相机中就加入了陀螺仪来提高稳定性,因为全景相机拍出来的相片是一个球,加入很好的角度传感器之后,可以把所有的转向反算回去,避免由于画面抖动产生的眩晕感。超广角,大光圈镜头和反射棱镜的组合有效减小了拍摄盲区,高水准的图像传感器让相机达到7K成像水准,保证了全景相机的拍摄质量。一些公司谈全景摄像,其实还是有一些角度的损失,但我们真正做到了水平360度、垂直360度。此外,在图像的拼接融合、硬件的稳定性等方面,我们也有着自己的核心算法,有着很深的技术积累。

 

3、这款产品是个相对新的品类,经历了从01的艰苦开发过程,开发期间经历了怎样的困难,您是如何克服的?

黄业桃:镜头是整个相机的开始,14年底的时候,市面上从小到大的厂商做出了2-8个镜头的全景相机,究竟选择做几个镜头,非常重要。经过设计原则地确立及技术原理地分析,我们认为 2个镜头在消费级市场时非常好的一个配比,选定两个头的方案后我们意识到镜头比较长,会导致这个机器很大,也会产生盲区的问题,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作品,即使当时已经做了小批量生产,但最终还是忍痛把这个方案毙掉了。我们重新设计了镜头,启用了更为纤薄的设计,让盲区无限小,机器体积也相应缩小的全景相机。这里面不光有选择镜头的数量和摆放方式,还在重新设计镜头上又走了一步。也是在市场未明的时候,趟出了一条路。我们从156月到今年4月份,一共用了20个月打磨这款产品。


前缘:创业过程中,有什么“坑”吗?

黄业桃:当然,硬件创业有许多“坑”,尤其是像全景相机这种在做的是一件从01的事情,需要付出的也比别人更多。最大的挑战来自用户习惯的不可预测性,“市场中确实有很多不确定性,当然,未来的想象空间也更大。硬件领域的创业和普通的互联网创业不一样。硬件创业一是需要过硬的技术,二是要有能力实现从研发到生产、销售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很强的供应链把控能力。一个样机功能研发只是刚刚开始的第一步,研发和生产之间的衔接也非常重要,在生产环节有很多坑,需要我们更早地重视。比如我们半年前从国外订了一个摄像设备,到现在还没送到。此外,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招人是最令人头疼的问题:“我们希望招的人是在相关领域能有七八年从业经验的人,而这些人通常家庭、生活已经非常稳定,要说服他们加入我们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4、面对市面动辄几千的产品,怎么做到1699元这么极致的价格?在硬件不盈利的情况下手机APP会衍生什么商业模式吗?

黄业桃:我们打磨的这款产品是很均衡的选择,也是个取舍的过程,把我们的技术、硬件、软件做了当下最优的一体化组合,它会是这个级别上最好的解决方案之一。当然我们在后面的产品还会把成本控制的更好。我认为这款产品最有意思的就是软件部分了,很多产品,软件是控制硬件的手段,但是我们除了控制设备以外,还是所有内容承载的方式。目前APP中呈现的内容已经让我认为非常有趣了。现在还不敢妄提社交的功能,慢慢的以后会有社交的属性,特别在微信还不能很好的分享全景相片/视频的时候,我可以从这里分享出去,这是一个分享完整体验的平台。当我想看某时某地发生的事情时,它是更加客观真实的呈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