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刚

刘志刚TMT

公告

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875

总访问量:1668966

搜狗“重新定义”专利:技术不够,营销来凑?


2015年,搜狗携17项专利向百度发起了专利战,诉讼总标的额高达2.6亿元,一场时间线极长的专利战正式拉开帷幕。

然而,携专利而来的搜狗似乎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据报道,截至去年9月,诉讼发起方搜狗败诉及撤诉数量高达16起、折损12项专利。作为原告的搜狗输掉官司看起来似乎也已经成为定局。

在连续两次无效请求均告失败之后,近日有报道称,11月11日,针对百度专利《用于输入修改的方法与装置》的第三次、第四次无效口审在专利局复审和无效审理部召开。

看到引以为傲的专利“护城河”失效,搜狗难以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正如最近有媒体报道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明涛对这一纠纷所评价的那样:

“未经评估贸然提起诉讼,很容易出现侵权诉讼未成功,自己的专利反被无效或部分无效,陷入‘尚未伤敌一千,就已自损八百’的窘迫局面。”

如今,不愿接受现实的搜狗,看起来似乎真的在这场官司中输掉了太多东西。

数量有余,硬核不足:细说专利战输掉的那“八百”

必须承认的是,专利战已经成为现代商战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专利的经济学色彩非常浓厚,因为专利权的背后通常意味着垄断。

上至科技巨头,苹果与高通、谷歌、三星等企业马拉松式的专利战。下至新兴市场,例如茶饮品牌的抄袭之争。企业都希望通过掌握核心技术从而得以遏制对手的咽喉,已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搜狗自然也是如此,来势汹汹,包裹着厚实而又华丽的17项专利“外衣”。如今却变得似乎有些衣衫褴褛,此前几乎没有人能料到最后的结局会出现这样的大反转。

据媒体报道,此次专利战诉讼结果显示,在搜狗诉讼百度的17个涉诉专利中,搜狗的12个专利被无效,其中涉及细胞词库、图片输入等当前业界普遍使用的技术。而剩下5个案件中4件搜狗在侵权诉讼中败诉,1件搜狗在行政诉讼二审中败诉。整体来看,搜狗在输入法上的多个专利被认定全部无效或部分无效。

当搜狗发现一直引以为傲的专利不被认可时,那种落差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还是要认清现实,透过此次专利战也给其它企业留下许多警示。

正如陈明涛副教授所说的,之所以会有此败局,源于搜狗未对专利做有效评估便贸然提起诉讼有关。

根据郑海洋等撰写的《2008-2018年度中国专利无效案件统计分析报告》显示,在统计的30178篇专利无效决定中,有50.4%的专利被完全无效,超过60%的专利被部分无效。

在这一方面其实也很好理解,就像保险,为什么有的会被拒保?因为在理赔时保险公司会非常严谨,对投保人的各种数据进行收集和整理。

而专利的话,申请难度一般。只不过如果拿来作为日常PR工具也就罢了,一旦作为诉讼武器,那就得严谨审核,审核难度非常大,标准也非常高。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专利战通常都是长线作战,需要进行数年之久,因为这中间法院和专利局认定需要进行大量的检索和信息采集,严谨性足够高。因而一旦被认定无效,在印象中似乎很难有翻盘的机会。

试想,如果没有这场官司,那么搜狗可以继续以这些专利为傲,作为自己的公共“小红旗”,作为自己技术创新实力的一个论据。可如今,专利作为企业最后的公关外衣也已沦陷。专利战不仅没成为企业加分项,反而被扣了许多分,尤其是在品牌建设方面。

对于搜狗而言,旗下搜狗输入法、搜狗浏览器、搜狗搜索,被人们广泛使用。它缺的不是品牌曝光度而是品牌美誉度,这些成熟的大企业需要不断的对品牌进行包装,树立自己的企业人设。

没有准备好就仓促起诉,最后结果反转,这可能对品牌形象也会带来一定的伤害。要知道维护知识产权在公众眼里是支持的,可如果没用好也可能适得其反。国内方面,此前视觉中国就因专利度的把握不好而引人诟病。国外方面,高通也被冠之以“专利流氓”之称,高通的专利费坊间也被戏称为“高通税”,这对其品牌美誉度方面的伤害极大。

讲真,搜狗赢了倒还好,打击了对手,而且毕竟它没有像高通那般四处开战。可如今看起来似乎输局已定,那之前发起专利战的行为可能会给人一种“为了专利战而专利战”的感觉。拿着无效专利去告别人,其技术标签可能也会因此褪色。

众所周知,王小川本身就有“技术男”标签,从搜索业务到智能硬件,搜狗的主营业务似乎也与技术有着强关联。专利战的失败,或许会对其一直以来的技术企业人设产生不利影响。

当然了,从理性的角度来看,正如陈明涛副教授说的那样,搜狗事先没能做好专利评估。

但从感性的角度来看,搜狗的行为其实也可以理解。曾经有人把企业进行专利自我审核比作个人体检,很多人天生对体检有一种抗拒心理,怕碰到不好的结果。以小见大,企业也是一个个人组成的集体,人格化色彩浓厚。企业专利审核就像体检,可能很难过自己心理关卡。

如果时间回到2015年,在发起专利战之前搜狗能够再慎重一点,或许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幅局面。但,可惜没有如果。说到底,这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作茧自缚。

警惕专利“紧箍咒”:回归主营业务才是正道

不得不说,祭出专利杀器对于搜狗而言可能也是主营业务疲软环境下的不得已而为之。

11月4日,搜狗公布了自己2019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搜狗第三季度总收入为3.15亿美元,同比增长14%。咋一看,似乎还不错,但仔细深扒却又能发现不少问题。

据财报透露的信息来看,第三季度搜狗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实现营收2.88亿美元,同比增长12.9%,营收占比高达91.5%。而其他收入仅为2666万美元,较上个季度下滑2.9%。

不得不说,搜狗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偏科”,细品搜狗的一些垂直业务其实也比较容易理解。

根据企查查检索出的搜狗企业简介来看,搜狗本身的定义就是一家搜索引擎技术服务商,支持微信公众号、文章搜索等。专注于增强搜狐网的搜索技能,主要经营搜狐公司的搜索业务。在搜索业务的同时,也推出搜狗输入法、搜狗高速浏览器。

输入法方面,工具类产品看起来流量很大,但转化起来并不容易。在很多人的惯性思维里,工具类产品的使用特点就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用完即走”,变现很难。工具型产品的用户黏性最弱,它的用户更换成本非常低,而且行业门槛并不算高。搜狗一旦采取过多的商业化举措,有可能造成用户体验差用户流失的结果,自然很难为营收带来太多贡献。

而浏览器方面,浏览器的根本价值在于充当流量“入口”价值,本身行业其实处于一个同质化的阶段,过多的商业化同样容易造成用户抛弃。

智能硬件是个不错的故事,搜狗也推出了一些智能硬件产品。然而很多硬件产品的场景想象力依旧有限,对于很多用户而言,让他们“尝鲜”容易,但要想持续购买却很难,这些产品未来究竟有多大想象空间恐怕仍需要进一步观察。

此外,搜狗还有科大讯飞这样一个对手在虎视眈眈,在技术和硬件上都存在直接竞争的维度。而科大讯飞今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23.45亿元,同比增长13.10%,卖硬件确实为它带来不少收益,刚刚过去的双十一销售成绩也还不错,与之相比,搜狗硬件的声音似乎要小一些。

那么唯一的长板搜索业务呢?众所周知的是,国内搜索江湖依然是百度的天下,360和搜狗虽然排在搜索2,3位,但加在一起的份额距离百度也有很大的差距。市场份额始终稳如泰山,不高不低,行业处于一种动态平衡阶段,这也决定了吃肉终归还是百度,其它人也就喝点汤。

如今,随着今日头条的高调入局搜索,虽不至于颠覆百度,但基于自身体量抢占一部分市场份额还是有可能的。今日头条和百度围绕信息流在神仙打架,可未来搜狗却有市场份额被“挤出”的风险。

搜狗搜索赖以发展的稀缺资源,譬如微信搜索,与公众号内容本身的价值量和关注度可能也有一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联。而公众号的内容价值和关注度似乎已经大不如前,那么这一稀缺优势带给搜狗搜索的增长荷尔蒙还能维持多久呢?

如此看来,主营业务问题重重,专利战似乎成为搜狗给对手降速甚至制约对手的手段。

然而,专利很重要,但未来终究还是要走向差异化和降低成本的道路上,没有哪个行业会因为专利战产生大洗牌。而且,很多时候优势会成为一种劣势,过于强调专利诉讼可能会阻碍企业的创新能力,可能给企业带来一种自我感觉良好错觉。

加拿大北电网络抓住光纤革命的红利崛起,掌握超过6000项专利,但最终只得沦为破产拍卖,北电的6000项专利也被苹果、微软、爱立信等组成的财团以45亿美元收购,成为他人的专利收益机器。类似北电网络经历的还有我们熟知的柯达、诺基亚。

2019年三季度,搜狗研发费用为5003万美元,同比下滑1.1%。

搜狗虽没有像百度那般喊出“all in AI”的口号,但所有人都知道AI对于搜狗未来的重要性,如今研发费用下滑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的信号。

对于搜狗而言,弥补此次专利诉讼给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很重要,但找准主营业务的发展方向改变“偏科”现状可能才是影响其未来长久发展的关键。(ps:互联网江湖原创稿件,订阅号ID:VIPIT1,商务转载合作联系:13124791216,转载保留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刚TMT。